黑潮進行事
首頁>黑潮進行事>議題論述
  我們該從失敗的鯨鯊野放中學習到甚麼? 2013.07.22
 
 

文/張泰迪

  鯨鯊是海洋中最大的魚類,根據海洋大學的研究,雄魚的性成熟年齡估計為17.2歲,而雌魚則約為19.2~22.6歲,理論最大年齡(壽命)應大於79歲,平均游動距離為每天30公里左右,活動深度則多在近水表以及50~150 m深的水層,最深達到1824m。(西太平洋海域鯨鯊年齡成長與迴游之研究,2009,莊守正、徐華遜)

  倘若一個不到兩歲的小孩,被關進五坪大的房間八年,然後有一天突然把它”野放”到台北火車站,會發生甚麼事?

  2005年6月宜蘭的定置漁場捕獲一隻體長2.3公尺、體重200公斤,年齡不到兩歲的鯨鯊,被海生館買下,成為當時大洋池裡第三隻鯨鯊。在圈養八年後,體長7.2公尺、體重3600公斤的鯨鯊被野放了,野放過程不盡理想,從凌晨三點到下午三點,在折騰12小時、兩度擱淺後,尾鰭被綁上繩索,由漁船拖往外海”野放”,姑且不論鯨鯊是死是活,過程中的緊迫與折磨,令人不忍。

  我相信所有工作人員都盡了最大的努力,但從海生館的檢討報告中指出,鯨鯊的長度與重量比原先預估的還要大(原估計6公尺2500公斤,實際為7.2公尺3600公斤)、承租的船隻數量與馬力不夠、在海上運輸時箱網變型、無法得知為何野放後鯨鯊一直往岸邊游終至擱淺,諸多的未知與不可預測,導致野放失敗,而從中,我們能學習到甚麼?

  在原地繞圈游了八年後,鯨鯊是否還有在海洋中辨別方向前進的能力?
  在強迫馴化牠接受人工餵食餌料後,鯨鯊是否還能自行覓食?
  在無法預估體長體重、抽血檢查的情況下,我們如何知道鯨鯊健康狀況良好?

  是的,沒有人知道答案。

  即使在開過多次協調會、專家會議、經過現場演練後,唯一確定的事實,就是我們沒有能力成功的野放。

  那麼為什麼要野放?

  海生館表示,「本館原先就規劃鯨鯊成長至5公尺左右就要野放並從野外取得個體較小的鯨鯊,如此就不會發生長得太大而有空間不足的問題產生。…….兩年前就規畫將現有鯨鯊野放,同時提出申請引進小鯨鯊,期望有重疊時間讓小的鯨鯊有機會從前輩學習攝食,並降低在水缸裡的緊迫。但當時國內法令尚未完備,經主管機關招開了幾次會議,還是沒有結論,因此一等就是兩年,直到今年鯨鯊已成長已快到本館相關的養殖設備以及吊車承重的極限,為了讓鯨鯊能有更好的環境,因此決定先行將這隻鯨鯊野放。」

  簡單來說,就是養不下了,而兩年前就該野放的鯨鯊,卻因為沒有得到購入(新)小鯨鯊的許可,而延宕至今,使鯨鯊的體長體重遠超過當初預期,增加野放難度與風險。

  悲劇來自於人類的自以為是,當我們知道鯨鯊可以長到21公尺,而水池只有33公尺長,22公尺寬,當我們知道鯨鯊最深可潛到1800公尺,而水池只有8~12公尺深,卻還是堅持以教育之名圈養鯨鯊。

  倘若,我們又把一個宅男和林義傑分別關進五坪大的房間裡八年,對宅男來說也許還可以接受,但林義傑可能很快就崩潰了。

從動物福利的角度來看,所有動物應享有五大基本自由:

  1. 免受飢餓、營養不良的自由
  2. 免於因環境而承受痛苦的自由
  3. 免受痛苦及傷病的自由
  4. 表達天性的自由
  5. 免受恐懼和壓力的自由

  在人為環境圈養大型的動物,除了勉強達到”免於飢餓”,讓動物能夠持續進食、長大外,永遠不可能符合其他條件。

  人的惡劣來自於無能。

  當人類對鯨鯊的了解如此有限,圈養八年期間卻完全沒有任何學術研究,我們該如何對鯨鯊說,你的犧牲是值得的?

  當海生館宣稱的教育展示,僅止於最低度的活體展示與解說,而罔顧鯨鯊的動物福利與生命權,我們又該怎麼對孩子說,要愛護動物、保育自然?

  讓這次是最後一次吧!
  因為我們怎樣都做不到「好好照顧」,也永遠不可能「成功野放」。
  台灣需要的是高品質的海洋教育,而不是滿足獵奇心態的看板動物明星。

  請海生館不要再引進大型的海洋生物了!

 
 
 
 
 
 
 
 
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