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潮進行事
首頁>黑潮進行事>議題論述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 2014/9/2新聞稿】 2014.09.04
 
  影片連結:http://youtu.be/3BlpiTq5sAY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 2014/9/2新聞稿】

海洋—回不去的故鄉!
誰令牠們親離子散?
請拒絕觀賞海洋哺乳動物展演!

中秋將屆、親友團聚!但在台灣島上,卻有一群來自海洋的動物,被迫遠離故鄉、親離子散!值此同時,全世界最大規模的鯨豚捕捉及獵殺,正在日本和歌山縣的太地展開。這個獵捕季從每年9月持續到隔年4月底。過去20年來,光是在日本海域,就有超過40萬頭小型鯨豚被獵殺(見附表一)。

日本長年殘忍獵捕鯨豚,全球海洋公園等展演產業則扮演推波助瀾的角色,台灣也不例外!以花蓮遠雄海洋公園為例,2002年到2005年間三度自日本買進17隻鯨豚,2010年又「下訂」13隻,後雖被林務局以「原先圈養的鯨豚死亡率過高」、「飼養環境或照護能力不足」,以及「無法彰顯教育功能」等理由退回其申請。但,不論在國內外,只要人們繼續觀賞海洋哺乳動物展演,這樣的獵殺,就不會有終結的一天!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與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今(2)日共同召開記者會,呼籲社會大眾拒絕觀賞海洋哺乳動物表演與展示,並要求展演產業莫再以人工授精或任何方式,製造更多生命苦難;同時應加強改善圈養環境,讓這群已被終生囚禁的動物,能有較好的福利度過餘生!

研究會主任陳玉敏指出:台灣目前圈養海洋哺乳動物的機構共有四處,包括野柳海洋世界、花蓮遠雄海洋公園、屏東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及台南頑皮世界動物園。從1980年野柳海洋世界自澎湖購買四隻野生海豚訓練其馬戲表演開始,近30年來,這四家展演機構至少犧牲了數百隻鯨豚、海獅、海豹及海牛等海洋哺乳動物。活捉一隻鯨豚的背後,是無數鯨豚的陪葬,但在暴利驅使下,展演產業無視生命的痛苦,持續迫害動物!總計過去十一年間(2003~2013年),光以門票單價及入園人數估算,四家業者收益便高達百億,其中屏東海生館門票收益居冠達72億,花蓮遠雄海洋公園次之67億,其次為頑皮世界動物園10億6千多萬,野柳海洋世界5億8千多萬。 

 

目前以圍捕方式捕捉鯨豚販賣給海洋公園等展演產業及作為肉用的有日本、丹麥法羅群島及所羅門群島等國家,其中日本的規模最大。而「驅趕式捕獵」是最常見且極其殘忍的捕捉法--數隻小快船在海上發現鯨豚後,漁民便用榔頭棒子敲打船體,築成一道音牆迫使驚恐的鯨豚游入海灣。待鯨豚被困後,漁民便會用網將牠們圍住,並慢慢將網收緊,使空間縮小。接著,世界各地的水族館業者便會前往挑選出年幼、外表無瑕的鯨豚將之運離現場,其餘未被挑中的鯨豚則以魚叉屠殺殆盡。活捉約4歲齡、剛結束哺育期的小海豚,賣到世界各地水族館及海洋公園,是極大的收益來源!被買家「看中」的活鯨豚,一隻售價可高達百萬以上台幣!至於鯨豚肉每隻售價僅在10~20萬台幣間。

台灣四家展演機構現存的圈養物種及數量共有:南美海獅4隻、加州海獅21隻、海豹4隻、西非海牛1隻、瓶鼻海豚18隻、白鯨4隻、瑞氏海豚1隻,總計53隻(見附表二)。這些動物大多來自野外捕捉,終其一生只能在極度窄小、單調無趣的水池裡,日復一日表演雜耍馬戲,等待死亡。

陳玉敏指出:這四家展演機構的動物福利與生命品質都相當糟糕,業者為了節省成本與方便管理,所有圈養的海洋哺乳動物皆被迫生活在狹窄、單調、表面光滑、空無一物的水泥池子中,這些窄小的池子不僅無法滿足動物特有的環境需求,更無法提供任何生物都需要的躲藏與隱蔽空間!維生系統的幫浦及過濾器等常年不間斷的低頻噪音、表演主持人高分貝的麥克風聲音,表演中反覆播放的喧鬧樂曲及其他遊樂設施發出的噪音,都讓這些對聲響相當敏感的動物長期處在緊迫和痛苦之中,甚至逐漸喪失回聲定位等感知能力。

而圈養水池的侷促,對這群本是悠游廣闊的生物,更是無盡的折磨。以野生瓶鼻海豚為例,其生活範圍(1,342平方公里)相當五個台北市大小(272平方公里),潛水深度等同一座101大樓的高度(500公尺),棲地內有珊瑚礁、海灣、河口等豐富多樣的生態環境,把這些對環境及社會連結需求相當高的動物,終生關在光禿禿、毫無環境豐富化的水泥池子裡,這不是虐待,甚麼是虐待?!

長年從事野外鯨豚研究與海洋保育的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執行長張卉君表示:許多科學家嚴正呼籲,捕捉野生鯨豚對族群存續將造成不可回復的傷害!因為鯨豚的社會連結相當緊密,從野生族群抓走其中成員,將對整個族群造成嚴重後果。國際間一項有關虎鯨社會模型的研究便指出,如果從虎鯨群體中移除某些個體,該群體可能會因為失去凝聚力而解散;對於覓食避險均需群體行動的虎鯨而言,等於面臨生存危機。此外,鯨豚是擁有「自我意識」及「高度智慧」的動物,當牠們被禁錮在狹小枯燥的環境中,日復一日以「飲食控制」的制約手段,被迫全年無休表演各種雜耍馬戲,加上個體間衝突所累積的壓力,都嚴重影響圈養動物的健康。

這些圈養動物的死亡率相當高,牠們最常出現胃潰瘍、嘔吐、細菌感染等因緊迫引起的症狀,以及吐魚、不斷繞圈等刻板行為,甚至摩擦牆壁、撞牆等自殘現象。當這些積累多時的壓力爆發,往往已相當嚴重、治療不及。國立屏東海生館自2002年引進10隻白鯨至今僅剩4隻,死亡率高達60%。花蓮遠雄海洋公園自2002年開館後,三度從日本太地進口海豚,前後共購買了17隻海豚,並自行繁殖出1隻;其後10隻相繼死亡,目前園區僅剩8隻海豚,死亡率高達56%。據了解,有五隻海豚分別死於心肌炎、肺炎、肺水腫及心肺衰竭;六隻海豹分別死於適應不良引發之急性肺炎、腸套疊、心絲蟲感染、心肺衰竭及心肺功能障礙;一隻海獅死於心肺衰竭;另有一隻海牛因捕撈造成嚴重的口腔外傷,無法自行進食,引致多發性肺炎而亡。

開園長達30年的野柳海洋世界,從1980至1990年間,至少五度從澎湖及印尼購買超過60隻鯨豚。1985年更因購買鯨豚過多,訓練池空間不夠,將4隻元老級鯨豚「野放」!2007年該公司經理曾公開表示,園區共有瓶鼻海豚9隻、偽虎鯨1隻及加州海獅7隻;不僅偽虎鯨與加州海獅及南美海獅的來源不明,2010年12月10日,該公司又以財團法人私立海洋動物園教育基金會名義,從印尼輸入4隻瓶鼻海豚,並將偽虎鯨輸出到印尼。

目前野柳海洋世界向農委會林務局登記的動物數量為:印太洋瓶鼻海豚11隻、加州海獅4隻、南美海獅3隻。從1985年60多隻鯨豚,到2007年只剩9隻,到2014年又有11隻,園內動物的死亡及去向完全被業者掩蓋!

張卉君痛心地說,野外鯨豚壽命可達30到100歲,但圈養的鯨豚則時時面臨各種死亡危機。業者為避免落人口舌、引發爭議,全面封鎖動物圈養、交換、轉讓及死亡資訊,粉飾太平;然後在動物數量不足以應付展示、表演時,再購買新的動物,或自行繁殖。花蓮遠雄海洋公園自開館後就多次嘗試人工繁殖,前後至少繁殖出三隻小海豚,但都因難產、畸形及人為疏失而死。即便母海豚順利生產,仍因在圈養環境中無法學習哺乳技巧,導致小海豚活活餓死,園方至今仍持續人工繁殖海豚。展演產業把生命當作商品,無視個體生命的痛苦,並持續助長野外捕捉,嚴重威脅野生族群保育。

出席記者會的作家吳明益表示:建議民眾可以選擇拒絕觀賞表演和展示,讓業者與捕鯨豚者間的利益鏈鬆脫,讓下一代重新思考與野生動物的相處模式,才具有真正的教育意義。民眾可參與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長年推動合乎動物倫理的海上賞鯨活動,在自然界與鯨豚自由相遇,才可能啟發真正深層智性。

新聞聯絡人: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主任 陳玉敏 0910-150-908/02-22369735~6
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執行長 張卉君 0911-126-597/03-8246700

 
 
 
 
 
 
 
 
 
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