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潮進行事
首頁>黑潮進行事>議題論述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 2015/4/1 訴求說明Q&A】 2015.04.01
 
  影片連結:https://youtu.be/DeQIv2HEYSw
 
 

【2015年4月1日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

你的樂園?牠的地獄!

揭發遠雄、野柳海洋世界奴役血汗動物勞工

要求政府立法禁止野生動物表演!

問與答

Q1:目前在台灣各海洋公園及動物園內的鯨豚、海獅、海豹及海牛,是從野外被捕捉?還是人工繁殖?抑或擱淺救援?

A:目前在台灣的展演機構中圈養的海洋哺乳動物,主要是從野外捕捉,僅少數來自人工繁殖,且目前台灣並無因擱淺救援留下展示的個體案例。展演產業助長了世界上最大規模的野生海豚族群圍捕行動,活體動物的價格很高!可以說:只要展演產業存在一天,野外動物就形同時刻面臨著被捕捉的危機,海灣就不會是蔚藍的!

Q2:台灣附近有很多海豚,抓幾隻來訓練表演,應該沒差吧?

A:在台灣所有鯨豚均為野生動物保育法公告的保育類物種,除法律另有規定或中央主管機關許可外,不得騷擾、虐待、獵捕、宰殺、買賣、陳列、展示、持有、輸入、輸出或飼養、繁殖。目前全世界僅有極少數國家允許捕捉野生鯨豚,已有許多科學家嚴正呼籲,捕捉野生鯨豚對族群存續將造成不可回復的傷害。對於社會連結緊密的鯨豚來說,從野生族群中抓走成員,恐怕會造成嚴重的後果。曾有關於虎鯨社會模型的研究指出,如果從虎鯨群體中移除某些個體,該群體可能會因為失去凝聚力而解散;對於覓食避險均需群體行動的虎鯨而言,相當於面臨生存危機。而被捕後倖存的個體也面臨人工環境的各種緊迫不適,大多餘命短存活率低,鯨豚在動物福利上的處境堪慮。所以抓幾隻表演的背後是族群的消亡、個體死亡和緊迫等不必要的傷亡。

Q3:讓海洋公園、海洋世界的海豚自行繁殖,可減少從野外獵捕的數量,何樂而不為?

A:人工繁殖野生動物問題重重,除了可能有近親交配造成不良基因被放大表現的問題,許多人工繁殖的野生動物,因缺乏在正常社群中學習的機會,以致出現將幼獸咬死或不願/不知如何照顧幼獸的異常行為。以遠雄海洋公園為例,該園在2011年便曾自行繁殖一隻小海豚,但出生4天後因母海豚無法順利哺乳,改由人工哺乳,卻因人為疏失導致小海豚挨餓而死。此外,為了擴充人工繁殖的種源,動物展演產業會以交換或購買來自野外捕捉的動物,以確保基因多樣不會出現遺傳問題。可以說展演產業的持續就是促使野生族群不斷被獵捕的根源之一。因此,立法禁止動物娛樂表演才能根本解決野生族群不斷被獵捕的威脅。

Q4:海豚、海獅表演,是如何訓練出來的?

A:在人工圈養的環境中,訓練師以視覺或聽覺指令,正向或負向加強特有的動作目標,引導動物做出非自發性的動作;較複雜的動作如擊球、頂球等,則需要拆解動作步驟分別訓練。除了動作訓練外,還須要培養動物和道具間的認知關係,經過讓動物習慣而不懼怕的「脫敏」程序。每個動作的訓練需時數月到半年不等,通常都是配合每天餵食的時間和次數進行,也就是利用動物對食物的需求加以制約、控制,並誘導牠們做出特定動作!

Q5:訓練海豚、海獅表演的過程,會有什麼問題?

A:為求吸引遊客與增加娛樂效果,動物表演往往以擬人化的方式設計情節,如上課、趣味競賽、搖呼拉圈、數學課、音樂課、體育課、甚至喝酒等等,多數表演皆非動物在野外出現的自然行為,甚至可能混淆觀眾對動物的認知。舉例來說,不論野柳海洋世界或遠雄海洋公園,在海豚表演節目中,均安排海豚以尾鰭擊水回答算術題目,或嘴巴快速張合打招呼的橋段,然而在自然環境裡,根據對牠們群體互動的觀察,上述行為判斷是野生海豚表達「警示」,類似狗的咆哮。展演機構利用餵食控制與獎懲機制要求動物達成訓練動作,長期下來動物因反覆的演出壓力,產生胃潰瘍、刻板行為等心理及身體疾病。此外,訓練期間,經驗不足的訓練師長時間與動物密集相處,不但造成動物的緊迫也增加訓練師被攻擊的可能。根據瞭解,此兩處展演機構的訓練人員流動率高,且教育訓練不足,更加深這一方面的風險。

Q6:海洋世界、海洋公園讓海豚、海獅每天固定表演,會不會有「職業傷害」?

A:當然會!海豚與海獅因表演需求,長時間做出非自然的動作,對其身心均有影響。動物的自虐行為就是一種具體呈現,例如:以尾鰭磨牆、頭撞水池等。加上表演時受到人群和背景音樂的高分貝影響,亦會造成海獅在聽力方面受損;對鯨豚而言,長時間在水池中不斷出現的聲音和震動例如供水系統等,以及其他人為聲音對圈養鯨豚的影響,雖然尚未有長期的科學研究成果,然而從訪談中得知,遠雄海洋公園不只一次在池邊硬體以電鑽施工後,瑞氏海豚即發生嘔吐不適的現象。此外,海豚、海獅需配合人群數量及拍照時間,長時間離開水面、身體難以散熱、並維持同一姿勢,不僅可能產生人與動物之間的疾病傳染風險,對其身心更是折磨緊迫。

Q7:圈養海豚除表演外,還可扮演動物治療師的角色,例如讓自閉症兒童與海豚互動,有什麼不好?

A:過往,海豚療法擁護者(和推銷業者)不斷宣稱,海豚幾乎什麼都可以治好,不論唐氏症、自閉症、憂鬱症、厭食症還是表達障礙…,但至今,國際間沒有任何可正確執行的研究能證明,將海豚用於輔助治療有其成效。可以說,這是海豚展演產業意圖給自己合理化及美化的包裝。罔顧傳染病和意外風險,以此近距離互動收取數倍於門票的高額費用。

Q8:發現無法學習表演或適應訓練過程的海豚、海獅,海洋世界、海洋公園會繼續飼養牠們嗎?還是會被野放回大海?

A:多數仍會繼續飼養,視其情況安排簡單的表演(如游過水池串場),或僅做展示直至死亡,目前台灣尚無野放的例子。

Q9:海洋世界、海洋公園的海豚、海獅,表演年限多長?有設定退休年齡嗎?

A:圈養機構高價購入動物,投注許多訓練與飼育成本,皆希望能“物盡其用”,因此動物的表演年限往往視其健康狀況而定,沒有特別設定退休期限。

Q10:被圈養在海洋世界、海洋公園的海豚、海獅們,不需在野外追捕獵物就有食物可吃,還有獸醫師照顧牠們的健康,不是更有動物福利嗎?

A:動物福利絕不只是有食物可吃、「沒死」而已!適當的環境、社群,可以表現自然行為,免於緊迫和壓力等,自主生活各種選擇都是動物福利不可或缺的一環!在大海裡,海豚每天可輕易游上100公里,而且愛群聚玩高速衝浪,這些自然行為都無法在狹小的水族館裡被滿足。菲律賓動物保護協會的Anna Cabrera說:封閉的水族箱,對聽覺靈敏的海豚來說,就像是被裝在一個不斷敲打的小鼓裡,被拼命的聽覺轟炸,直到喪失所有感官能力。人類有限的設施完全無法比擬自然環境的豐富。

Q11:圈養在人工環境的海豚,生病機會、死亡率是否比在野外低?平均壽命會較長嗎?

A:許多人以為圈養動物享有野外沒有的醫療照護,必定過得比較好。事實上,鯨豚自被捕捉的那一刻起,即面臨與家族分離的痛苦和不安,進入水缸後又承受極大緊迫(社交、環境、生理等等),並以此度過餘生,其生病機會與死亡率都比在野外來得高,平均壽命也來得短。圈養的醫療,充其量只是維持鯨豚的基本生理,生活在水缸裡的鯨豚並無生命品質可言。國際鯨豚保育協會指出,野生瓶鼻海豚的死亡率是3.9%,圈養的瓶鼻海豚死亡率則提升至5.6~7.4%,圈養海豚在狹小的空間裡,會增加他們的壓力,造成厭食、生育力降低等症狀。為了降低海豚的壓力與疾病,水族館人員常會餵食海豚抗生素壓抑情緒。2010年瑞士一個水族館內有兩隻瓶鼻海豚死亡,分別才8歲和30歲(一般野生瓶鼻海豚可活至50歲),原因是抗生素過量導致腦部損傷,工作人員為了減低海豚的緊張程度,遂餵食藥物過當而致死亡,該事件引起極大迴響,其後瑞士立法禁止圈養海豚,挪威、賽普勒斯、印度等國隨即跟進。

Q12:為救援擱淺鯨豚的圈養可以嗎?

A:若是為救援擱淺鯨豚,讓動物回復健康後釋放回棲息地,此類的短暫圈養是為了協助受傷鯨豚個體方式之一, 若有無法於野外存活的幼年或老年個體,也應進入救傷收容中心,而非訓練為娛樂展演動物。

 

Q13:台灣有針對海洋哺乳類動物的展示、表演的相關立法,或監督機制嗎?國外情況又是如何?

 

A:台灣並無規範海洋哺乳動物展示或表演的法規,也沒有監督機制。世界上有些國家如印度和克羅埃西亞等,已經明令或立法禁止營利目的之鯨豚展示與表演;有些國家如英國,雖未禁止鯨豚展示或表演,但針對圈養動物的照護及福利均訂有嚴格標準。

Q14如果把圈養的海豚野放了,會不會又發生類似海生館野放鯨鯊沈海的憾事?

A:為了確保野放成功,必須針對不同個體研擬特定野放計畫,並須經過相當嚴格謹慎的評估與籌畫。這些流程都是要確保野放的鯨豚健康、能夠自行獵食,且未出現影響長期存活的行為,比如靠近船隻乞食;同時,也確保野放個體未攜帶影響野生族群的疾病。野放之後的個體監測也非常重要,如此我們才能知曉野放是否真正成功。

Q15:我可以做些什麼幫助這些動物?

A:你可以這樣做:

1. 無論在國內或到國外旅遊,絕不觀看海洋哺乳動物的展示與表演!邀請或遊說你的親朋好友、工作同事一同了解海洋哺乳動物圈養與表演的真相!

2. 參與「立法禁止野生動物表演」行動,包括FB分享、連署、記者會、遊行、一人一信等等。

   連署網址: http://www.east.org.tw/petition_online.php

3. 捐款支持致力終結動物表演與提升動物福利與權益的公民團體。

 

 
 
 
 
 
 
 
 
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