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潮進行事
首頁>黑潮進行事>議題論述
  【永續海鮮】祭黑鮪魚季─悼念黑鮪魚之死 2015.06.05
 
 

       作者:陳雅芬(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資深志工)、賴威任(黑潮海洋文教基會主任)

 

       邁入第15年的「屏東黑鮪魚文化觀光季」自5月9日至7月5日舉行,為期兩個月的嚐鮮活動結合在地觀光,內容琳琅滿目,雷射光影水幕秀、小琉球釣魚大賽、淨灘、新鮮漁獲叫賣秀、漁村體驗小旅行……等等,既有「文化」也有「觀光」,完全名符其實,為地方帶來人潮與錢潮,看似皆大歡喜,會有什麼問題嗎?

  問題出在活動主角:黑鮪魚。

  黑鮪不但是最名貴的鮪魚,同時也是鮪魚中最大型的,尤其是北方黑鮪,台灣所捕食的即為北方黑鮪中洄游於太平洋的亞種「太平洋黑鮪」,一般商業捕抓的體長約為2公尺、體重達550公斤,歷史紀錄最大體長為384公分,最重體重為679公斤。根據研究報告,每年4月至6月,洄游至日本與菲律賓間海域(台灣東部外海)產卵,對照「黑鮪魚季」舉辦時間,可以發現台灣黑鮪漁業並未避開繁殖期,這是黑鮪魚季不應舉辦的理由之一。

  黑鮪是深水魚,體型雖大,卻很矯健,極限游速每小時可達80公里,能夠橫越大洋,且力氣大,延繩釣漁民通常要奮力搏鬥才能將牠拉上船,我們佩服漁民和這種巨魚搏鬥的精神;東港捕抓黑鮪已有20餘年,但早年多是碰運氣混獲捕得;直到1990年代晚期,因技術、設備、漁具進步、漁民經驗傳承,捕獲量大增,漁獲量不僅是台灣第一,亦曾位居世界第一,成為近海漁業中最重要的項目之一。

       國際上,太平洋黑鮪漁業受到中西太平洋漁業委員會(WCPFC)和東太平洋之美洲熱帶鮪類委員會(IATTC)監督。目前太平洋黑鮪資源已接近過度捕撈,WCPFC先行採取預警措施,於2009年年會中通過09-07號「太平洋黑鮪養護管理措施」,規定會員國以2002年~2004年平均漁獲努力量(船數)為限。台灣自2010年起訂定「太平洋黑鮪作業管理規定」,主要包含兩種措施:一、控管核准捕抓之漁船船數,二、實施黑鮪漁獲證明書(CDS)以掌握漁獲量、黑鮪標籤制度讓領有標籤的漁船才能補黑鮪。

      從以下圖示可以發現:自1999年開始,東港黑鮪漁獲量就有從頂峰開始下滑的趨勢,對應的每公斤售價則隨著捕獲量下降而提高,2012年漁獲量降到505尾的最低紀錄,當年拍賣價卻是每公斤1,021元天價,顯見國人不惜重金追逐珍饈的饕客心態。

      圖表來源:本文作者參考漁業署漁業公告歷年資料,整理製成。

 

         政府在未針對台灣海域的黑鮪進行任何學術調查前,看到1999及2000年連續兩年捕捉到的黑鮪魚數量都突破萬尾,屏東縣政府就從2001年起推出黑鮪魚季,一推出即轟動全國,電視畫面、報紙版面上,壯碩卻失去生機的魚體宣告著人類征服野生動物的英勇,導致漁民一窩蜂捕抓黑鮪的風氣,儘管如此,舉辦第一年黑鮪魚季漁獲量就馬上從萬尾掉到6千多尾,然後逐年下滑。從2013年起政府加強護漁政策,漁船能進入菲律賓外海海域捕撈,表面上近兩年黑鮪漁獲量止跌回升數量有所增加,但縱使如此,數量依舊未突破千尾,已無法達到往年榮景,這是不是台灣海域黑鮪族群量已出現危機的徵兆?

       口腹之慾,人之常情;然而,像黑鮪魚季這種獵奇爭鮮的活動,卻是政府帶頭戕害野生動物的惡例!每年「第一尾」拍賣、喊價的熱絡,挑動人們節節上升的激情,恨不得立刻品嚐最鮮美的魚肉,讓這齣黑鮪魚季重頭戲除了引發低層次的消費行為以外,不具任何生態保育、漁業文化的內涵,黑鮪魚季舉辦的現在,在東港街頭隨機找人問問,有多少人了解黑鮪魚的生長環境及生物特徵?又會有多少人知道黑鮪所面臨的困境?

       已經15年了,全國民眾早已把黑鮪魚和東港劃上等號,為了不要讓黑鮪魚或其他野生魚,在屬於牠們的「季」節變成某某魚「祭」人類五臟廟,此時最好的、也是唯一的辦法就是不再舉辦這類活動,讓漁民恢復常態的捕魚節奏,讓野生漁群有機會休養生息。關於海洋與漁業,政府還有許多事可以做,漁業資源調查、推展永續海鮮、輔導漁民放棄使用對海洋具殺傷力的漁法……等,像是柯P等政治人物在鏡頭前大啖黑鮪魚的鏡頭就不必了,請不要把人民納稅錢拿去辦理傷害海洋的活動。

        值此世界海洋日前夕,回首15年來台灣黑鮪漁業興衰,停辦黑鮪魚季是我們能為海洋做的一件好事,太平洋黑鮪的族群數量只剩60年前的3.6%,再不停手,恐將很快步上南方黑鮪的後塵,列入世界自然保育聯盟(IUCN)瀕臨絕種紅皮書。

 
 
 
 
 
 
 
 
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