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潮進行事
首頁>黑潮進行事>議題論述
  【193「人定勝天」是信念,還是無知?】 ——從193縣道北段拓寬計畫談起 2016.12.25
 
 

                 文/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 執行長 張卉君

近日,多次在花蓮縣長及花蓮縣議員口中,強調務必加速通過環評、開始動工的「花蓮縣道193線拓寬改善計畫」,正馬不停蹄地趕在今年底想要衝破環評關卡,針對北段開始進行道路拓寬工程。

引起諸多爭議的193縣道拓寬案,自民國88年提出規劃後,因故暫停施工。104年重提後,多次變更開發規劃與內容,時移事往,不僅當初開發目的早已不復存在,原規劃路線近二十年間面臨的海岸線逐年倒退、颱風屢次侵襲使保安林相破碎……等種種劇烈的環境變化,在今年12月花蓮縣政府再度提出的「花蓮縣道193線拓寬改善計畫第二次環境影響差異分析報告」中,卻未有隻字片語。

193縣道北段(0k~8k)在全段拓寬範圍中(0k~22.5k)中最具爭議,因其穿越有「綠色長城」之稱的2618號防風保安林,不僅是花蓮人充滿集體記憶與鄉愁的文化地景,更是三棧溪以南到七星潭風景區一帶,鞏固海岸漂砂、抵擋暴浪侵蝕的重要林區。多年來,這座美麗的國土保安林在龍王、蘇迪勒等強颱重創之下,一次又一次地擔任新城鄉康樂村、加灣村一帶沿海居民的重要守護者角色,以致大面積林相折損破碎,至今還未能將災損面積充分補植回來,卻又在193拓寬案中,淪為龐大土地利益交易的犧牲品。

影像提供:漂浪島嶼munch / 製圖示意: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

193縣道西側私有土地上的森林林相,其實原本與2618號保安林相同;但隨著道路拓寬的風聲吹起,地主開始砍伐其土地上的木麻黃等防風固砂樹種,改植其他高經濟價值樹種,造成北段全區防風林功能破碎削弱。對開發的預期心理造成森林生態系與林相的崩解,同時也在一次次地剝蝕這道「綠色長城」的禦敵功能;伴隨著全球日益惡化的環境異變,花蓮人正漸漸失去這條林間小徑與家園的平靜安樂。

令人不可置信的是,花蓮縣政府在今年4月15日專案小組初審做出「有關國土保安防風林不宜開發」的結論之後,並沒有因此認識到保安林的重要性,結合林政單位共同補植2618號防風保安林、增加林相密度,或進一步回收過去解編土地,以縣民生命安全為最優先考量,根據海岸線現況重新增編保安林。

縣府選擇反其道而行,以道路西側未被劃定為國土保安林為由,在12月15日再度提出的193北段拓寬規劃中執意向西拓寬,將原本8~9米寬的道路「打造」為20米大道。這無疑是在脆弱的海岸地質上施加至少兩倍車流量的道路壓力,計劃書中卻無任何關於海岸線承受度的相關圖資、數據與風險評估——這樣馬虎而不顧後果的開路工程,竟要耗費全民七億元的稅金(由中央主管機關,高速公路總局「道路生活圈計畫」核定)來買單,甚至因破壞防風林而預支了無法估算的環境風險,等於無視這幾年颱風一來就打壞沿岸道路、護欄等硬體建設的現實,隱含著「路被打壞了再蓋就好」的短視思維,充分表現出「人定勝天」態度的自大與無知。

觀察近年來台灣東部海岸線的變化,並不難發現:沿海沙灘面積正逐年縮減,花蓮三棧溪以南的海岸線更是在二十年間平均倒退了20~30公尺。此外,每年影響臺灣的颱風有90%是從東岸登陸,它們帶來的強風巨浪一次次掏空了路基。現行治理海岸的手段絕大多數是大量堆置消波塊,但這僅能短暫搪塞居民失去土地的恐懼與無奈,自然海岸線仍在一寸寸地失去⋯⋯

每一分每一秒,環抱著我們臺灣島嶼的海岸線都正承受著人為開發和車流壓力、狂風暴浪的壓迫與威脅。每多一棵樹倒下、每多一輛車經過、每多一次大型工程的開發,都可能是壓垮這道海岸線的最後一根稻草。

開車行過堆滿消坡塊的太麻里沙灘、沿路破碎施工的台十一線藍色公路、石梯一帶被大浪捲走的「人定勝天」石碑、漂砂堆積廢棄的鹽寮漁港、破碎而堆滿海砂的七星潭臨海193線自行車道、風災中被巨浪吞噬的東昌安檢所⋯⋯這道海岸線由南往北,一路上這麼多人造地景的毀壞與破碎,訴說著大自然正一寸寸回收人類貪婪慾望的產物,在在提醒著島嶼人民應當重新定義國土的疆界!

幾十年前劃定的土地界線早已過時,步步倒退的海岸線需要重新劃定保安林的厚度與範圍!有一天我們回頭時將看見,這七億元道路建設經費只是成就了數年內就會被擲回大海的豆腐渣工程。這種為了消化公部門預算而拿未來居民生命安危作賭注的道路建設,號稱「改善交通」,其實是背後龐大土地利益交換的美麗包裝。我們為什麼要因此賭上七星潭和沿岸住民的未來?

 
 
 
 
 
 
 
 
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