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潮進行事
首頁>黑潮進行事>活動訊息>2018黑潮島航─成為槳,航向下一個20年
  【黑潮20】為什麼是虎鯨哥? 2018.04.23
 
 

虎鯨哥(註1):「我的全身照~~~」

黑潮人心目中的「虎鯨」

在1998年黑潮正式成立基金會之前,一群鯨豚觀察同好便著迷於海;成立後,更長年培訓「海上解說員」,共同投入海上鯨豚觀察與推廣工作。

虎鯨,對於常常在海上的黑潮解說員們而言,是「好運」的象徵。

「那突如其來的駭人的龐大身軀、那爽直親善的友誼......我們狹窄的心胸,如何也容納不下這般驟起陡落的激盪,除了眼淚,人體大概再也沒有其他器官足以吐露胸腔內橫溢的感觸。」

 

─── 廖鴻基《鯨生鯨世》〈黑與白〉

(圖片來源:黑潮)

過去,在黑潮的鯨豚紀錄表中,海上目擊虎鯨的機率仍沒有固定的頻率,相遇像是修了幾輩子的姻緣;而近十年來,隨著鯨豚保育的意識提高(不再有那麼多鯨豚被黑箱誤捕)、解說員到海上的頻率逐年增加(人們海上遊憩習慣增加),通訊設備也日漸先進(熟識的漁家目擊鯨豚時會通報賞鯨船船長),每年到了出海的季節,總有幾個幸運的當班解說員與虎鯨相遇,甚至慢慢觀察到相同的虎鯨家族連續幾年的出現。雖目擊機率提高(註2),但虎鯨的魅力不減,這些「幸運」的解說員也免不了被夥伴嫉妒的口水淹沒的命運,但他/她們不管重述幾千遍那相遇的瞬間,可一點也不厭倦。

黑潮義賣品虎鯨筆記本封面,由解說員手繪。 (前往義賣平台)

為何人們對虎鯨如此著迷?融合了科學研究中對虎鯨的了解──高度發展的社群行為,以及捕獵時透過合作達成任務的策略讓人對這樣「具備近似人類行為的」海中生物充滿好奇;也受各種傳說、電影、媒體形塑出他敏捷、聰明、霸氣的形象(雖然有些不盡然正確)耳濡目染,無論如何,虎鯨成為最廣為人知的鯨豚形象之一。

 

圈養議題的主角

但由於他們如此受人歡迎,人類開始用非自然的方式企圖「擁有」牠們,但隨著動物權益意識抬頭,一隻虎鯨的「殺人」事件,「反圈養議題」成為了顯學也開始進入消費者的思考中。這隻「殺了人」的虎鯨Tilikum (提利康) 和其他被圈養的同類一樣,曾被塑造成海洋公園的大明星,但沒有廣袤的海洋供牠們馳騁,受人為訓練日復一日表演著非自然環境中的行為,海中明星的風采也淪為馬戲丑角的荒謬。也和所有圈養動物一樣,這隻虎鯨長久生活在相對狹小、社群混雜的圈養環境,不僅生理上產生非自然環境中會出現的疾病與傷口,心理上也產生了非自然的情緒,人類以為瞭解牠們、可以掌握牠們,卻出現意料之外的「異常」行為,我們真的有權利這樣圈養其他生命嗎?這樣的「異常」也許其實是「合情合理」的現象?

被圈養多年的Tilikum有著非自然彎曲的背鰭。

(圖片來源:https://youtu.be/8txdOWdi9zw)

黑潮於2006年便開始投入反圈養倡議,先是白鯨、鯨鯊,而後是常年相伴於海上的鯨豚。伴隨著Tilikum的身世被拍成紀錄片揭露,黑潮於2013至2017年間,透過資料爬梳、推動修法、召開記者會、國際串聯、舉辦研討會及推廣教育活動等,試圖釐清從源頭到現況的議題結構,也不放棄與台灣現有業者溝通的機會,試圖以監督及討論的方式,找出各階段共識以及可行的推動方向,確立黑潮將持續在海上觀察,以及在陸上為圈養海哺動物倡議的角色。

 

Tilikum的生命在2017年1月走到終點,正式終結被圈養的日子,黑潮也仍持續期待著,每一年在海上與那些自由的靈魂相遇。當你真正在海上與他們相遇,種種的想像都化為動物本能式的單純互動:好奇,試探、戒備、嘗試靠近、展開互動,所有的想像都是多餘,單純的意念無需語言、非關物種,只要出於善意,保持尊重的態度(具備對牠們的瞭解更好),生物都能感受得到。

 

虎鯨哥 v.s. 黑潮

黑潮二十週年,我們重回海上,邀請「虎鯨哥」作為我們的「親善大使」,期盼為這座海島帶來一些「好運」,虎鯨家族以及眾多海族都能永遠在此悠游環繞。

虎鯨哥之於黑潮象徵多個面向的含義:除了牠是我們海上常常思念的老朋友之外;牠的形象,也促使黑潮持續為更理想的海洋環境努力,不放棄找尋人與其他物種更和諧的共存境界的力量。

 

黑潮解說員分享:https://goo.gl/dzwfmX

圈養議題瞭解更多:https://goo.gl/7ioB6X

 

註1:繪製 / 林泓旭

註2:下方為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海上與虎鯨相遇,並曾留下紙本紀錄的目擊資料

 
 
 
 
 
 
 
 
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