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中潛伏的殺手——海洋廢棄物

胡潔曦|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 鯨豚保育研究員2024.05.20

圖一、海面上糾纏的漁具,攝於花蓮近海

編按:本電子報統整 2021 年 8 月 11 日至 2023 年 9 月 28 日共計 40 趟海洋廢棄物調查資料。

  海洋廢棄物(簡稱海廢)如何預防、減輕對環境的影響,以及要如何清除?現今已成為一項迫切且全球性的海洋保育挑戰。在這個不斷追求快速與便利的時代,人們日常生活中可能也無意的貢獻了許多海洋難以消化的廢棄物。根據近年的研究報告指出,約有 8 成的海廢源自於陸地,大量垃圾因為惡意棄置、或垃圾掩埋場選址不當等諸多原因來到海上,一個原不屬於它們的地方。

  黑潮近年來持續投入鯨豚與海洋保育,並於 2021 年啟動海洋綠洲計畫,期望能透過申請國際認證:「海洋哺乳動物重要棲息地」(Important Marine Mammal Areas, 簡稱IMMAs),為東部海域鯨豚留下一片相對威脅較低的海洋綠洲。在送出重要棲息地潛址申請後,我們期望能更深入探討花蓮周遭的海廢對鯨豚生存環境的威脅,為未來的鯨豚保育的政策準備好更充足的基礎資料。

一筆筆海廢的足跡,都是我們重要的線索

調查員將海廢一筆筆登錄至紀錄表
圖二、調查員將海廢一筆筆登錄至紀錄表

  黑潮多年前執行的黑潮島航計畫,是國內第一次以船隻繞行島嶼沿海完整進行塑膠微粒調查。透過系統性的調查,我們發現到臺灣周邊有 8 成的海域都有海漂廢棄物、51 個測點也均有發現塑膠微粒。在邁入海洋綠洲計畫的第二階段,我們好奇東部海域近年來海廢的問題是否有改善,同時也希望能以更細緻的尺度來瞭解,究竟在花蓮近海垃圾的狀態是如何?而四季的組成是否有些變動。我們希望能透過這些長期累積的科學資料,為未來保育建立重要的基礎資訊。

  自 2021 年起,我們執行了為期三年的鯨豚棲地利用調查,在多數的趟次中,船上也會安排海廢調查員隨船出海,我們希望延續島航計畫蒐集更多關於花蓮在地的海廢資料。在鯨豚調查的途中,海廢調查員會隨機地開始觀察海面垃圾,並持續觀察船隻同一側的海面約 15 至 30 分鐘,並使用紀錄表寫下看到的海漂垃圾位置、形態、種類及數量¹。若在航程中發現鯨豚,調查員也會在觀察鯨豚同時記錄下鯨豚跟垃圾是否有互動?而經過三年的調查,我們累積了上百筆的海廢紀錄,在將這些海廢的足跡與組成彙整後,我們也看到了些初步的資訊。

batch_圖三、海洋廢棄物目擊點位、調查航線
圖三、海洋廢棄物目擊點位、調查航線
 

海廢其實與我們的日常生活習習相關

batch_圖四、花蓮近海整體與四季之海廢組成比例
圖四、花蓮近海整體與四季之海廢組成比例²

  將這三年的資料進行初步統計後,我們注意到花蓮海域最常見的海廢類型是塑膠製品,它們佔了總廢棄物數量的 72.3%,並且在一年四季中均為最常見的海廢。我們在花蓮近海目擊的塑膠廢棄物主要包括一次性的餐具、塑膠瓶罐和塑膠袋等生活中常見的物品,可能因為人為蓄意丟棄或處置不當由溪流、下水道等途徑逸散至海洋中;除此之外,發泡塑膠如保麗龍材質的廢棄物也是一個重要組成,占整體比例 11.0%,主要包含漁業的浮具、保麗龍箱與破碎的保麗龍碎片等。由於保麗龍材質輕、浮力大、保冰效果好,因此在漁業活動中被運用的情形相當普遍,雖然從海上漂流的碎片難以回推其原狀、使用者,但仍然值得我們多多關注,也許在長期的資料累積下,會如同島航計畫般幫助我們發現更明確的關連事物。

  漁業相關用具如漁網、塑膠浮球等,則占總廢棄物的 9.0%。國際上多篇期刊指出,漁業廢棄物可能會對鯨豚造成多種負面影響,例如廢棄的幽靈漁具³或作業中的網具可能會纏繞在牠們身上,導致其活動受限、受傷感染、或窒息而死。而上述提及的多種海廢也可能被鯨豚攝入體內,因海廢無法被消化也沒有實際營養價值,長久下來可能堵塞於消化道影響鯨豚健康,甚至致死。在 2019 年的喙鯨一屍兩命擱淺案例中,喙鯨媽媽胃中也有發現到大量塑膠袋與麻布袋等廢棄物,而這樣的案例也並非個案,在近年臺灣許多的擱淺案件中都有發現過廢棄物出現在鯨豚的胃內。

永續的思考與消費,是海廢減量的關鍵

圖五、花紋海豚背鰭上掛著疑似塑膠袋的廢棄物,2022年8月1日海洋綠洲調查(3).jpg
圖五、花紋海豚背鰭上掛著疑似塑膠袋的廢棄物,2022年8月1日海洋綠洲調查

  國際期刊曾指出:「約有 68% 的鯨豚種類有誤食海廢或被纏繞的紀錄。」在海洋綠洲的調查中,我們曾發現花紋海豚(Grampus griseus)、飛旋海豚(Stenella longirostris)、抹香鯨(Physeter macrocephalus)、熱帶斑海豚(Stenella attenuata)與偽虎鯨(Pseudorca crassidens)周邊有海廢出現;而在這些廢棄物當中也有少部分比例漁業廢棄物如:浮球、漁網與日本牡蠣養殖管等,但其中佔最大比例的仍是塑膠廢棄物,花紋海豚使用背鰭、胸鰭勾塑膠袋也偶有紀錄。而看到這些景象也不禁讓我們思考,究竟能做些什麼讓鯨豚生存的環境更友善呢?

  透過這三年的資料分析,我們瞭解到東部海域的海廢的可能主要源自於:陸地上的塑膠製品、與漁業浮具、漁網等。若要從源頭治理臺灣周遭的海廢,還是需要回歸民眾永續消費的習慣。事實上,每一位臺灣人都能夠為一片更好的藍色國土盡一份心力,透過多使用環保餐具及容器,減少購買過度包裝的塑膠類產製品等小舉動,我們不僅能為鯨豚營造出更健康的棲地,也能夠減緩塑膠微粒對人們所造成的負面影響。同時我們也呼籲企業端能朝循環經濟的目標邁進,從規劃、生產到最後的回收處置更完整思考產品的生命週期,才能夠更有效地從根本解決問題。近年來,漁業相關部門紛紛推出了浮具回收獎勵金等政策,並在各個港口逐步設立海廢暫置區。我們也期望未來相關單位能夠持續推進並建立更理想的回收與再利用模式,透過永續管理的政策,讓海洋環境邁向永續。

海洋廢棄物議題是政府單位、民間與企業需要共同面對的議題,必須要共同思考如何從源頭減量與治理現有海廢,才能給予鯨豚與我們後代子孫一個更乾淨的海洋。

 

  感謝所有協助本項調查的海廢調查員,與協助彙整海廢資料、紀錄表電子化的志工,本文由潘培原協助彙整部分文獻資料。


¹ 海廢觀察是在船隻直線等速前進時進行     
² 其他海廢包含了樂利包、紙容器、鐵鋁罐、玻璃瓶、衣物、紙類垃圾、燈泡等,由於在 2023 年 6 月 5 日調查船有經過一條大型垃圾漂流帶,有記錄到許多紅標米酒與保力達的罐子,因此於夏季的比例較高。
³ 遭棄置或不慎遺失的漁具,雖無法繼續用於漁撈行為,但卻仍具有捕捉生物的功能,因此又被稱為幽靈漁具(Ghost Gear)。

引用資料

  1. Baulch, S., & Perry, C. (2014). Evaluating the impacts of marine debris on cetaceans. Marine pollution bulletin, 80(1-2), 210-221.
  2. Eisfeld-Pierantonio, S. M., Pierantonio, N., & Simmonds, M. (2022). The impact of marine debris on cetaceans with consideration of plastics generated by the COVID-19 pandemic. Environmental Pollution, 300, 118967. https://doi.org/10.1016/j.envpol.2022.118967
  3. Jambeck, J. R., Geyer, R., Wilcox, C., Siegler, T. R., Perryman, M., Andrady, A., ... & Law, K. L. (2015). Plastic waste inputs from land into the ocean. Science, 347(6223), 768-771.
  4. Niaounakis, Michael (2017). Management of Marine Plastic Debris || Prevention and Mitigation., 317–359. https://doi.org/10.1016/B978-0-323-44354-8.00006-9 
  5. Marine plastic pollution - resource | IUCN
  6. The Global Ghost Gear Initiative
  7. 海洋綠洲 東海岸鯨類保育計畫
  8. 島航普拉斯計畫成果報告2019
  9. 點一份蚵仔煎,吃遍臺灣西南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