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啥小魚可以吃】純真的海味:紅尾冬

廖律清2014.01.03

「紅尾冬,較好食赤鯮。」喜歡釣魚的鄰居每每拎著紅尾冬來敲門時,總是這樣說。

對如何食魚相當講究的這位老饕伯伯,他老愛叨叨唸著,真的會吃魚的人是不會跟著人家一窩蜂競吃高價魚,像當令的紅尾冬魚,好吃的程度一點都不會輸給高價位的赤鯮。

  大概就是這樣開始聽說有一種魚叫作紅尾冬。

老饕伯伯的禮物

  家裡經常以紅燒、乾煎的方式料理紅尾冬,以致鮮魚上桌時,我已經無法一睹紅尾冬的原始真面目。只曉得紅尾冬雖然魚名裡鑲了個「冬」字,但季節性沒有那麼強,一年四季都有。像老饕伯伯說的,在基隆、東北角一帶的漁港防波堤,或者岬角、海蝕平台等地方,如果剛好釣場附近有紅尾冬魚群洄游,誘餌又撒得夠,就能源源不斷的拉上肥碩的紅尾冬。

  只不過,每每拉魚的人有意外的驚喜之後,面對豐收的漁獲,卻也有傷腦筋的時候。拉上來的魚,倘若不賣,就只能趁新鮮與好朋友分享,而我們家便是在這樣的情況下,經常有鮮魚可吃。

連結沖繩島民與海的寶貝

  四月底,和水上摩托車隊去到日本沖繩縣的与那國町,島上民宿老闆娘的晚餐菜餚裡,再見紅尾冬。日式定食的處理方式,眼前的紅尾冬仍是油煎料理。

  那一尾与那國的紅尾冬讓從台灣來的我們讚不絕口,包括船長在內,都嘟囔著:「這魚仔,咱台灣也有,怎麼在這裡吃起來特別甜,真的是吃魚就吃到飽飽了……」想來,除了魚本身的鮮甜美好,再加上烹飪者的好手藝,為美食加分的自是另有一番鄉愁的滋味在其中。

  後來才知道,紅尾冬其實是沖繩的縣魚,深受當地人們的喜愛,是沖繩的代表性魚類,更是有朋自遠方來,一定要端上桌幫忙宴客的魚種。尤其是在沖繩諸列島裡,像是与那國町,要學船釣的男女老少,都是從練習釣紅尾冬開始,紅尾冬可說是小島居民與海洋密不可分的一種連結。

體會討海人的純真熱情

  六月初,黑潮舉辦了本年度第二梯的「討海人v.s鬼頭刀」的漁業體驗活動。在這次活動中,因為我們延繩釣的漁獲不如預期,僅有一尾鬼頭刀和一尾魟魚,而帶我們出海學釣魚的長輩溪伯深怕我們餓了肚子,便在海上透過無線電通話找另一位討海長輩清吉伯「借魚」吃。

  清吉伯自己一人駕著膠筏出海作業,他主要是用一支釣的方式捕魚,一看我們一船嗷嗷待哺,立刻大方的把他早上冰桶裡的漁獲全數「借出」。

  清吉伯這早都釣了什麼魚呢?鮮魚上桌時,又見紅尾冬。紅燒和清燉的滋味,很家常、很淳樸,熟悉的甜味裡,再添幾許討海人的純真熱情。

  未曾於漁市看見攤上待價而估的紅尾冬,卻已經牢記那細軟肉質的咬勁。

生命是自由的藍,而死亡是一抹豔紅

  夏日漁市不如海上豔陽熾熱,往來人潮甚或有些淡淡的涼意,賣魚的說因為實在太熱太熱了,這年頭沒那麼多勤勞的人要出去曬太陽。

  找了幾處,才看見現流的紅尾冬。果然是──紅咚咚。

  紅尾冬長得挺漂亮的,至少在漁販攤上,牠絕對是亮眼型的魚種。

  紅尾冬有大大的魚眼睛,小小的魚嘴巴,身體呈稍側扁的長紡錘形。身被櫛鱗,側線完整,有深叉型的尾鰭,尾葉末端尖。活著時,體色為淺藍,背部顏色較深,腹部顏色為粉紅色,體側各具有兩條黃色細縱帶。

  賣魚的告訴我,紅尾冬受到驚嚇或死亡後,才會轉為朱紅色,成了真的紅色魚族。

認識紅尾冬

  紅尾冬是生活在熱帶海域的迴遊性魚類,在魚類分類上屬於鱸亞目笛鯛科,圖鑑上可見的魚名有烏尾冬、雙帶烏尾鮗等,不過,一般在漁市裡,漁販總是叫紅尾冬,而討海人也有稱紅尾冬作「赤尾」的。如果再細分,臺灣的紅尾冬有八種之多,其中以尾鰭末端呈暗紅色的「金帶烏尾冬」最常見。

  紅尾冬主要棲息在沿岸較深的礁石區陡坡外圍的水域,喜歡聲勢浩大的洄游於中層水域,游泳速度快捷且時間持久。屬日行性魚類,白天常在水層間覓食浮游動物,夜間則在具有遮蔽性的地方休息,經常和花飛、竹筴魚之類的小型迴游魚群混雜在一塊棲息。台灣一般以圍網、流刺網或一支釣捕獲,是市場常見的食用魚。

  「小姐,妳蹲在那裡給紅尾冬照相照那麼久,要不要買回去煮來吃?──這個魚很新鮮,妳用清蒸的,一定讚的啦──這妳要認識魚,哪有用照相的就好,魚抓上來就是要吃掉,妳把牠煮一煮吃掉,就認識了啦──會不會殺?──看妳就知道不會殺魚──我幫妳殺啦──」

  這是走訪漁市以來,第一次因為禁不住漁販的鼓動,買魚帶回家。

 

作者簡介:
廖律清,黑潮那個沒見過虎鯨的解說員,也是黑潮那個已經出發去找虎鯨的解說員...東華大學創作與英語文學研究所畢業。2013年春天,長眠於清水斷崖下的藍色太平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