賞鳥沒有那麼難之佛系賞鳥-陳駿宏 × 潮界線講座

鍾萍佳 / 黑潮環境教育專員2020.03.19

今晚,黑潮成了一群愛好賞鳥者的「巢」!佛系賞鳥,是隨處皆可賞鳥!

雙腿碩長好似鳥仔腳的駿宏以問句開場:「什麼是賞鳥?」有人十分歡快地答覆「鳥在眼前飛,我看到牠、指著牠、辨識牠!」「這就是我想要聽到的!」駿宏開心地點頭,底下的聽眾也跟著笑開了。原以為是要來個落落長的議論題,沒想到是如此自由心證的簡答題!

隨駿宏一張張秀出鳥兒的倩影,讓人身歷其境般,一同振翅飛入照片中,踏上尋訪鳥兒的路途,自臺灣西部往東部,從日常得以親近的公園學校,到走入蒙上雲霧的雪山野地裡,再到湛藍大海中細細探索,由野外觀察進而參與調查研究。

陳駿宏佛系賞鳥

佛系賞鳥心法一:到戶外!

第一步非常簡單,就是離開室內,走進戶外。範圍小至一天可以往返的小公園;大至得花上數天的大公園,只要認識鳥兒的習性、行為,知道牠們會在何處出沒,親身拜訪這些地方,便能一睹風采!

大安森林公園水邊,能看見夜鷺、小白鷥、灰鶺鴒、鳳頭蒼鷹的蹤跡。 駿宏也特別分享辨別出小白鷺的方法(因為俗稱的白鷺鷥,包含許多鷺鷥科),主要特徵嘴喙、腳脛都是黑色, 而腳掌是黃色的。 而關於夜鷺還有一則趣聞:曾經有民眾向警察通報企鵝出沒在桃園南崁溪!才發現原來是夜鷺,日後牠也被人戲稱是「南崁企鵝」!

來到了海拔 2275 公尺、溫度僅 10 度左右的大雪山國家森林遊樂區,在涓涓溪流中則可以捕捉到圓滾滾的鉛色水鶇、何烏、小剪尾、藍腹鷴母鳥。臺灣冬季其實非常適合出外賞鳥,因為高海拔的鳥兒會為了覓食降遷至中低海拔。此時,冬陽灑落山中,小小果實也悄悄轉紅成熟,發出香甜滋味。優美怡人的風景,也是一大收穫呢!

霎那間,能明白駿宏不是選擇到動物園裡隔著籠子觀看各種奇鳥異獸,而是願意走出舒適圈,踏入不再熟習的后土,漸漸熟悉這些鳥兒在大自然中生活的模樣,黑翅鳶如何定點振翅、小啄木會掛在哪棵樹木上啄洞、冠羽畫眉的叫聲也有區域方言的差別。到戶外,才能欣賞鳥兒最自然真實的樣子。

佛系賞鳥心法二:有耐心!

「我尾隨環頸雉一個小時!」駿宏用時間換取環頸雉的信任,才得以打開牠警戒的心房,知道對方是友善的、沒有威脅性的。兩個不同種的生物之間,產生了某種無聲的交流對話,能相互和平共處。當駿宏說到大雪山時,還提到在 23.5K 有一處所謂的「養雞場」,那是一些想要拍攝特殊鳥種的人,選擇刻意投放食物的地方。

「可以說說你們的感想嗎?」駿宏向大家提問。
「鳥不用努力就有飯吃!」、「人不用努力就可照相!」在這逗趣的問答互動過程中,駿宏潛移默化地帶出關於賞鳥的道德省思:鳥會因為人類餵食誘拍的方式,改變本能覓食行為,或許就會漸漸忘記捕食的技巧;而人也因為貪圖能方便快速取得照片,忘記本應付出勞力時間、慢慢親近鳥兒的道理。

其實,賞鳥不單純只是「看」,還可以去觀察牠們棲息的地方。駿宏就曾在鳳頭蒼鷹盤踞的樹下,發現散落一地的食繭,大多是未能消化完全的棕色毛髮、骨頭,就能知道鳳頭蒼鷹近期是以吃小老鼠為主喔!

講座尾聲,才發現佛系賞鳥的方式好像沒有想像中那麼輕鬆,卻也十分簡單!

偷偷再分享一個佛系賞鳥人的特質──「溫柔」!不時聽到駿宏都笑著分享「被翠鳥咬是很療育的!」,因為有鋸子狀的構造像按摩;「我可是被黃山雀摸過頭的男人!」一邊得意,一邊又立刻擔心這不正常群聚的行為可能是被餵食。

駿宏不只賞鳥,也關心鳥。他應該是用最「佛系」的方式來分享「佛系賞鳥」了吧!

不談論如何看到最稀奇的鳥類、不說怎麼拍按讚數最多的照片;而是分享懷有最自然、舒服、簡單的方式欣賞鳥兒。不直說關於反圈養、誘拍的艱深議題;而是開朗風趣與觀眾互動,帶出小小哲理的省思。相信每個人都可以發展出自己一套最獨特的佛系賞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