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塔哥尼亞的鯨與動物們

金磊 / 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董事2020.05.20

因為那有趣的上下顎構造、充滿喜感的大頭型態、頭頂上的疙疙瘩瘩、圓滾滾的短胖樣貌(完全沒有稱讚到的感覺),所以露脊鯨科(Balaenidae)家族成員們一直是我覺得醜到很可愛(又補了一槍)的鯨種,也因此一直在尋找能夠一親芳澤的可能性。而相對於生活在北半球高緯度的弓頭鯨(Bowhead whale)、命運乖舛瀕危的北方露脊鯨(Northern right whale);悠游在南半球的南方露脊鯨(Southern right whale)似乎比較有機會! 南方露脊鯨在牠們棲息的緯度範圍內,基本上還算是廣泛的被目擊,澳洲、紐西蘭、南非、阿根廷等地區都有牠們的蹤跡,以及相應而生的賞鯨產業。那只是單純在水面上觀察是一回事,想要下水拍攝牠們所需要去申請的拍攝許可、船隻安排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在前置階段進行資料搜尋的時候,傻眼於南非下水區域的海水能見度常常混濁如味噌湯一般,而阿根廷海域的能見度雖然也是五十步笑百步,但至少也先贏了五十步啊~啊~啊~,所以幾經思考評估之後才決定來去阿根廷一探究竟!

南方露脊鯨
悠游在南半球的南方露脊鯨(Southern right whale)。

位在阿根廷中部的瓦爾德斯半島(Península Valdés),只比台東的整體面積稍大一些些,因為有著豐富的生態環境,以及是許多野生動物的重要棲地,讓它從二十世紀中期開始,先是減少開發與居住、成立國家公園,到1999年被列為世界自然遺產。不過在這些保護區域劃設以前,當地其實有著蓬勃發展的漁撈產業與城鎮,如今則是整個半島只有一個入口城鎮-皮拉米德斯港(Puerto Pirámides)以觀光產業維生,讓來訪的旅遊者住宿、出海賞鯨,以及至島上遊覽。

身為受到奇怪長相鯨種所感召前往的鯨豚瘋狂愛好者,首要目標自然是來朝聖每年冬季遷徙至此育幼的南方露脊鯨們!然後……對~~~牠們真的長得可愛又奇怪無誤;如同咖啡杓般的下顎,加上一個蓋子般有肉凸跟硬皮的上顎,眼睛就位於嘴裂的後方,船舵般的方厚胸鰭,與看似圓潤的體型,加上在水中搖頭晃腦的悠閒樣子,真的會讓人誤以為就是個動作緩慢的大塊呆。不過等實際看到可達近18公尺長、40噸重的牠們在水中卻是如此靈巧迅速,就知道那完全是個誤解啊。而且對我來說,就是真的到不同場域實際觀察之後,學習與瞭解各式鯨豚種類的不同行為。像是在淺到見底的海域,四~五隻個體展現社交行為的相互蹭來蹭去,攪到整個海域充滿了揚沙,伸手不見五指。在這個情況之下,沒有人想要在牠們的群體周邊…………。又或者看到牠們張開弧形的大嘴,露出密密麻麻的鯨鬚板,在水裡像耕耘機來回犁田般的巡游濾食。而且可能浮游小生物們都聚集在一起,就會看到多隻南方露脊鯨於同一個海域捕食的景象;左邊一隻張著嘴漂過來,右邊一隻張著嘴晃過去這樣。有時候甚至連還在喝奶的小鯨也會有樣學樣的張著嘴跟在媽媽身旁,只是不知道吃有吃沒有就是啦。

南方露脊鯨
有著奇怪長相,但又十分可愛的南方露脊鯨(Southern right whale)。

瓦爾德斯半島除了是南方露脊鯨哺育幼鯨的重要場域之外,也是各種生物,以及有趣與獨特生態現象發生的聖地;例如許多生態紀錄影片都有拍攝,虎鯨衝上海岸捕食海獅、海豹等鰭腳目動物的行為,即是發生在這裡。延著半島的海岸線,散佈著眾多南美海獅(Southern American sea lion)與南方象鼻海豹(Southern elephant seal)的族群,而在近岸海水中游動的虎鯨,就會看情況伺機而動,利用海浪沖刷上岸的力量乘浪上岸,獵捕無視危險在岸緣活動的個體,再順著海水退去的力量回到海裡。由於每年春季是這些鰭腳目動物產仔的旺季,所以也是虎鯨利用此種獵食方式的高峰期,上岸捕捉還不知道地球很危險的新生幼獸們。但如此特殊的獵捕行為對虎鯨來說也是具有一定程度的風險,有因為沒有估計好海浪來回的力道,導致被卡在岸上擱淺死亡的很窘例子。

南美海獅(Southern American sea lion)
南美海獅(Southern American sea lion)
象鼻海豹
南方象鼻海豹(Southern elephant seal)
 

 另一個被科學文獻或科普媒體廣泛報導的,則是因為早期漁村漁業發展興盛時期,因為大量漁獲處理後的廢棄物,讓當地黑背鷗有著充足的食源,導致個體數量爆炸性的增加。但因為劃設為保護區之後,漁業活動嘎然而止,人們從居住地離開,龐大的黑背鷗族群竟然發展出了在空中等待露脊鯨上來換氣,再俯衝而下啄食背肉的特殊行為。起初我還端著相機,想說要來捕捉夕陽下海鷗與大鯨同框的浪漫畫面,一段時間之後越看越奇怪,才驚覺這個也是在諸多文章被報導的獨特生態現象。



黑背鷗啄食南方露脊鯨背肉的特殊行為。

而除了鯨豚、鰭腳目動物之外,瓦爾德斯半島的陸域生態也是相當精采。單是我們在天氣不好無法出海,驅車前往海灣等等看能否幸運碰到虎鯨衝上岸獵食(對………即便天氣不好還是去等鯨豚)的路途中,就遭遇過住在地洞裡的穴鴞(Burrowing Owl)、世界上第二大的囓齒科動物,但看起來比較像兔子與老鼠融合體的巴塔哥尼亞豚鼠(Patagonian Cavy)、全身披滿鱗甲與長毛,也是長得有趣又可愛的犰狳(Armadillo),以及每隻都盤據在自己窩巢前面,不停鳴叫的麥哲倫企鵝(Magellanic Penguin)等等。只不過路程上雖然幸運的遭遇了這些動物,不過讓人最引頸期盼的虎鯨獵捕行為,我們在海灣的瞭望點試著等了幾次,灌飽了壞天氣的冷冽海風,都還是無功而返囉!

穴鴞
穴鴞(Burrowing Owl)
犰狳
犰狳(Armadill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