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許越來越多保存文化多樣性的保安林

林東良 / 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執行長2020.05.22

我們的生活和環境的關係密不可分。所謂「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在鄰近海洋的地方,會有更多親近海、利用海的行為。花蓮南濱化仁海堤一帶早期就是林投密佈的海岸,在當地人們的生活記憶中,除了口耳相傳林投林裡的鬼故事之外,也包括了利用林投葉編織、採集嫩心煮食的經驗。不過在當地居民的記憶裡,林投不僅是生活上的利用,更是可靠牢固能抵禦大浪的海岸植物,守護著人們安居的家園。


林投果


採集時削去的林投葉

位於板塊交界帶多地震的臺灣,也因此擁有近三百座超過3000公尺的山峰,讓臺灣這座小小島嶼卻壯闊的聳立在太平洋西岸,迎接著來自大洋的水氣與風暴,而今蒼鬱翠綠的山林,是不停變動的過程中海洋不斷澆灌而盛開的燦爛花朵,也是我們生活的土地。


海上回望花蓮市中央山脈上的集水區,也是編號第2608號水源涵養保安林。

自然送給臺灣的金鐘罩鐵布衫——森林

生活在山高、河川短急的臺灣,我們需要森林,而且不僅是在高山,海岸也需要。早從日領時期保安林的劃設就已經遍佈山域、集水區、沿岸、河口等地區,保安林也是森林,且管理規範相對嚴謹,原則上設立之後要再另做其他利用並不容易,也因此讓不少人認為,保安林的設立只是為了保護自然生態,而忽略人們需求。

然而,事實是保安林依設立功能可分為16類,且主要目的都是為了社會公益。因此其背後目的無不以人為思考中心,除了保護自然生態之外,保安林更是為了保障人們居住、生活福祉、土地利用等安全而設立。例如設立在山區以涵養水源、水土保持為目的;以及設立在海岸區域具有防風、防飛砂、防鹽害等功能的保安林。我們以森林經營作為調適環境、氣候變化的招式,雖然是同一招,但在不同區位妥適的經營管理,森林就可達到不同的功能。


七星潭海岸第2618號防風保安林,為後方農田抵禦風砂和鹽害。

沒有被記憶的森林隨時都可能死去

保安林受《森林法》所管,中央主管機關為行政院農委會。在森林法的保護下,人們在保安林裡有許多行為都被限制,包括森林主、副產物、標本的採集;生火焚燬草木、棄置廢棄物等。這些限制是基於森林的功能與保護固然必要,但也因其嚴格規範讓人與自然和諧共處的可能性,在法規上彷彿是兩條平行線。

不過事實上即使保安林有法規保護,且設立的立意良善,卻未因此減少挑戰。在經濟發展興起的年代,臺灣珍貴的海岸環境僅有極少的使用方式,最常見的就是設置大眾不喜歡的設施,像是垃圾場、焚化爐、工業區、電廠、公墓等時常被政府規劃設置在海岸;部分投機的業者、居民,則將偏遠的海岸視為事業廢棄物、居家垃圾的棄置場。每一項設施與非法行為都蠶食鯨吞著保安林的面積,顯然限制與少接觸的後果不只是可惜,更是不懂珍惜(至今保安林遭受的威脅仍未消失:守護水源保安林-拒絕潤泰蘭崁山保安林採礦)。


早期由縣政府代管期間,保安林設置垃圾場、公墓,如今要談遷移都非常困難。

一起走進社區周邊的森林,創造友善環境的文化吧!

曾幾何時,我們開始更依賴超市的食材標籤,而失去辨識蔬菜瓜果的能力?更願意親近充滿人工設施公園,而忽略生機盎然的溪流邊坡、海岸森林和野地?早期人們在鄉村間自由採集、利用自然物的生活經驗變得越來越少,我們將城市視為人們理所當然的生活空間,而忽略城市周圍的自然環境,但卻無法忽略我們日常所需的水、生活所需的電,都是取自對自然資源的利用。現實的我們無法與自然隔絕,反而更需要透過親近、接觸找到與自然和諧共處的方法,讓那些鄰近我們生活空間的保安林也成為你的生活記憶吧!

一昧的禁止,不僅無法保存人們智慧的管理與環境互動的里山、里海精神,當社會群體缺乏與自然和諧共處的生活經驗與文化記憶時,更容易讓森林招致貪婪的吞噬與破壞。近幾年林務局也積極的以公私協力的方式,引入民間單位的優勢與力量,帶領大眾親近保安林也保健身心安康,創造保安林多元的價值。當我們與自然的互動越來越多,更多人願意時常的走進社區周邊的森林,以尊重自然與在地的態度觀察、體驗,一座保安林保護的就不只是動植物生態,保安林也將是保存文化多樣性的保安林。

黑潮與花蓮林管處公私協力於2618號保安林辦理森海瑜珈、森海秘密基地活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