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漁民動起來!蘭陽平原的水鳥保育行動-林哲安 × 潮界線講座

2020.11.10

那晚的潮界線講座到一半,竟有一股香甜質樸的米香撲鼻而來!原來,是講者「新南田蕫米」的哲安大大,在講座還沒開始之前,就在黑潮辦公室炊起飯來。這樣子邊聽哲安一路以來如何愛上鳥、開始賞鳥、在宜蘭做水鳥保育、身體力行種稻……更有身臨其境之感了呢!(重點是還能吃到香噴噴的田蕫米飯,好讚~)

哲安的父母在雪隧還沒開通的時期,決定舉家從臺北搬到宜蘭生活。在好山好水好多稻田的環境中長大的他,其實從小住在學區、唸的是音樂,直到小學四年級一場到臺南七股看黑面琵鷺的旅程,讓他驚呼:「我戀愛了!」

第一次賞鳥就看了整整兩小時,離開後又再度要求回去看黑面琵鷺,再看兩小時。年紀小小的哲安也展現賞鳥天賦,除了黑面琵鷺之外還同時觀察到其他16種鳥類,讓爸媽驚訝不已。回到宜蘭後,他終止了音樂學習之路,開啟了水田賞鳥人生,每週末最大的樂趣就是在賞鳥天堂———水田間,到處趴趴走看鳥!

農田開始「種房子」了

直到國中某一天,他詫異地發現,從小四看到國中、那片黑面琵鷺棲息的水田,竟然在一週內變成了一棟水泥房子。黑面琵鷺不見了!黑面琵鷺不見了!感到世界天崩地裂的他,當晚立刻失眠,隔天一早想了一個好點子告訴媽媽:「我們可以把那些地買下來嗎?」

最後當然那些地沒有被哲安買下來,取而代之的是2006年雪山隧道通車之後的15年間,在一萬公頃的水稻田間,有8,000到10,000棟房子被蓋起來。哲安說從他國中之後,每週都會有新的房子出現,每週都有水田消失。

「建築物和水田不能共存嗎?其實不盡然」哲安說。問題是出在「棲地破碎化」,因為鳥類需要很大的活動範圍,如果建築物都能夠在田間聚集靠邊,還能保留給水鳥大部分的棲地;但當建築物散落在稻田間,棲地的破碎化其實等同於棲地消失,再加上農田過度使用農藥,鳥類也跟著一同消失了。

新南田蕫米林哲安黑潮講座
哲安小學四年級開始賞鳥之後,才發現自己的家鄉其實就是賞鳥天堂。

田蕫現身!開啟社區溝通

在臺北唸完大學後,他決定回到宜蘭,希望能夠做些什麼,讓心中仍然最喜愛的鳥兒能夠回來。在新南的土地上,他發現了現在已經很罕見稀有的「蕫雞」(會發出蕫、蕫、蕫、的鳴叫聲,所以又被農民稱為「田蕫」),因為棲地破壞、化學肥料和農藥過度使用,田蕫曾經一度消失。哲安確信,做水鳥保育必須要有大面積連續的土地,這回田蕫的現身,讓哲安開始深入社區。

在看見米糧收購制度因為以量計價所造成的「為了提高產量-使用化肥-灑農藥」的惡性循環中後,他開始以土地面積計算的「保價」,去收購不使用化肥、農藥的水稻,使農民可以不必擔心產量問題。於是乎「新南田蕫米」誕生了,哲安希望能夠鼓勵、邀請更多的農民加入不使用農藥化肥的行列,朝大而連續的棲地保育邁進!

棲地營造,真正留住水鳥

哲安的返鄉之路看似一切順遂,但其實返鄉青年才沒有那麼好當呢!前幾年因爲與農民的溝通問題,他自己也身體力行種了兩甲地的稻,成功說服農民減少肥料的使用。哲安說:「無農藥化肥只是最基本的要求,還要棲地營造,才能真正留住水鳥。」於是田蕫米的團隊也會保留再生稻(麻雀、文鳥的食物),加寬田埂並植草,提供水田間的生物們一個庇護的所在;或是挖築生態溝,讓鳥兒在乾旱期得以有個避難所,並控制魚塭水位為泥灘地,讓春天過境的鷸、鴴棲息。

現在哲安也承接了政府的國土生態綠網計畫,讓居民農民一起動起來保護水鳥;在新南田蕫米營運較穩定後,他還「買地護鳥」,做最直接的保育。哲安說,未來不想當一個只會說「想當年這裡的生態資源多豐富」的人,而是要讓過去消失的鳥兒回來,才可以和年輕人說:「想當年這裡什麼都沒有,但現在你有很多鳥可以看!」

新南田蕫米林哲安黑潮講座
講座到一半,大家都去盛一點熱騰騰的米飯來品嚐。

新南田蕫米林哲安黑潮講座
黑潮每個月都會辦理一次潮界線講座,下個月敬請期待!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