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7保安林—從地名知百姓期盼ㄟ林生百味(上)

2020.11.23

【藏在地名演變中的順安歷史】

自古以來,花蓮是個多元族群相互競合的場域,挖掘深埋地名變換中的蛛絲馬跡,便能辨別不同政權統治的經歷。

太魯閣人稱花蓮新城鄉順安村為「蘇門答魯」,意思是耕種之跡;早期這裡蓪草茂密,晚清漢人到此見野興盛,便稱「草林」音(草藍仔),後來以種甘蔗為最,也因地質環境優勢以手工醃漬酸菜遠近馳名。

日治初期,伊能嘉矩來東部踏查後,於其《台灣蕃政志》中首度出現「順安城」,並與光緒元年後北路開通之際發生「尤仔丹溪」兵民被殺事件結合,留下當時陸路提督羅大春「於三棧溪畔設置順安城兵營,名為三層城」的傳說。順安一名即始於此,其位置應該在北三棧北側防風林木麻黃一帶。

花蓮順安村

戰後,於民國36年(1947)規劃行政區,平地部分即現在的順安村,山地部分則屬秀林鄉,稱之為三棧村。

順安村北有立霧溪,南有三棧溪,兩溪所形成的沖積層,讓順安村的海岸形成一弧海灣,加上洋流的關係,在蘇花公路尚未通車之時,這裡便成為漁民、交通船等歇腳處。本地多數居民也是從宜蘭乘竹筏在此上岸定居。靠海居住的順安聚落原來也從事漁業,漁業沒落後逐漸轉為農或工商業。

現今村內有數個小地名,其中「南廍仔庄」有來自兩處移民:聚落北邊是滿州鄉港口的潘姓平埔族;南邊則是宜蘭縣頭城一代的移民。順安村小聚落原先靠近海岸邊防風林一帶,後來因颱風來襲常遭水侵襲,而遷移到台九線附近。所以,後來取名為「順安」,則帶有為居民祈禱安居樂業之期盼。

花蓮2617保安林

【深埋在地名演變中的新城歷史】

花蓮的稱呼繁多,有「哆囉滿」、「崇爻」、「奇萊」、「洄瀾」等等,其中「哆囉滿」與花蓮新城鄉的立霧溪有關。

立霧溪河口曾是砂金產地。據歷史記載17世紀明朝弘治年間,葡萄牙人航海經過東台灣時,曾在立霧溪出海口發現砂金,對附近區域稱呼為「李奧特愛魯」(Rio Duero),其意為「產金之河」,從而吸引荷蘭人東部探金,這即是「哆囉滿」地名的來源。後期也有漢人在此探勘金脈,如今北部金山鄉的凱達格蘭族人,常常到此地進行交易。

新城鄉地名多有沿革,太魯閣族原住民稱呼為「大魯宛」,清代中葉以來,得以見「新城」一詞。這裡是物產貿易的據點,主要是漢人與太魯閣人的交易。

花蓮新城村

咸豐同治年間,先後有漢人李阿春、李錦昌父子及李阿香、李阿隆(總通事)父子,前來此地開墾;同治光緒之際,陸路提督羅大春《臺灣海防並開山日記》提及:「自蘇澳至……大清水溪至『新城』,四十五里,新城至花蓮港北岸,五十里,通兩百里。」;光緒元年,沈葆楨為開築後山三路,乃開築北部由宜蘭蘇澳至花蓮之道路,此地為入花蓮所見第一城,故名新城。

又至日治大正9年,日人將「新城」支廳改稱「研海」支廳,以紀功大正3年時,佐久間佐馬太總督(別號研海)進軍太魯閣之役。

新城村位於新城鄉最北,是全鄉範圍最小卻開發最早的一區。

參考書目

1. 林炬璧,2001,《花蓮講古》
2. 李宜憲,2005,《臺灣地名辭書卷2花蓮縣》
3. 康培德,2005,《續修花蓮縣志–族群篇》
4. 廖忠俊,2008,《臺灣鄉鎮舊地名考譯》
5. 蔡培慧,2013,《圖說台灣地名故事》

網路參考資料

1. 松園別館-從花蓮舊地名看住民歷史
2. Lin A Chin網誌-花蓮縣新城鄉南部仔的潘姓移民小故事

訪談對象

1. 順安部落耆老們(潘榮華頭目)
2. 順安村耆老(北三棧社區前理事長)

保安林命名投票

今年春季起,黑潮與林務局一起開始踏查花蓮沿海六座保安林,穿梭林子、走訪社區,在居民記憶中翻閱「日常 x 海 x 保安林」的生活小故事。接下來將繼續和大家分享每一座保安林的故事!邀請你一起來參與2617號保安林的命名投票,告訴我們你最喜歡哪個名稱吧!*命名投票將於2020年12月5日(六)24:00截止*

2617號保安林命名投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