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2號保安林—先民上岸開拓之初ㄟ林生百味(下)

2020.11.14

等待洄瀾

那年大旱,花蓮溪水量不豐,豐沛的輸砂量被海浪打回形成一道沙嘴,將淡水鹹水分成兩半,溪流在下游變得安靜,讓人忘記花蓮之所以被稱作「洄瀾」的原因。

沒有甚麼人會來花蓮溪口,除了來抓魚苗的漁民。冬夜,漁民們在礫灘建起魚寮,準備捕撈溯河而上的鰻苗,亮晃晃的頭燈沿著海岸一字排開。入春鰻苗消失,輪到日本禿頭鯊的魚苗成為目標,這種魚在台語被稱作「紅頭魩仔」,可以搭配芥末生食。除了漁民外,釣客隻身來到水邊拋竿,如果你等待夠久,就會看到在繃緊的魚線末端,一條夏威夷海鰱被拉出水面。

鳥友也來到溪口,他們望穿望遠鏡,以靜制動等待遷徙的候鳥。譬如四到七月繁殖的小燕鷗,牠們在沙灘產下佈滿斑點的卵,看上去就像數百萬顆鵝卵石的其中一顆,如果卵的溫度過高,親鳥就用沾濕的腹羽為卵降溫。魚鷹和小燕鷗都吃魚,只是小燕鷗用尖嘴狩獵,魚鷹則是用利爪。請留意水邊的動靜吧!說不定,你會有幸見到全世界唯一可以全身衝進水中抓魚的猛禽。

如果等的夠久,除了漁民與水鳥,你也會等到花蓮溪的河水流入海中。「洄瀾」的意思,就是百年前漢人在花蓮溪乘船來到花蓮溪口時,花蓮溪匯流入海的撞擊、迴旋與嘩啦聲。不只是你,鵝卵石、魚隻和其他事物也在等待那磅礡的潮聲,等待洄瀾,等待溪口被水鑿開。

與萬物諸神溝通

「我不由自主羨慕起那個相信昆蟲聽得懂人語,而播種者也願意用溫柔的方式請求昆蟲離開作物的相處方式,那個人可以和山、溪流、海、昆蟲、鳥與祖先的靈魂溝通的時代。」──吳明益《家離水邊那麼近》

花蓮地區阿美族的豐年祭約在八月舉辦,這是阿美族最廣為人知的歲時祭儀。然而,阿美族祭典的種類其實不只豐年祭,更有播種祭、土地公祭、驅蟲祭、祖靈祭等等,裡頭蘊藏歷史、文化,也蘊藏部落的價值觀,而里漏部落正是目前祭儀文化保存最完整的部落。

譬如五月下旬,小米結實,族人為驅逐糧作吸引的麻雀、害蟲,便舉辦驅蟲祭(mifahfah)以趕走對小米有害的生物與貧窮之神(takennawan)。下午兩點,巫師(sikawasay)會在部落西邊進行儀式、朗誦禱詞,然後讓小孩用綁好的檳榔葉鞘將柚子槌出部落東方。禱詞的內容大意是祈求諸神協助,找出藏在田野間的貧神並將其驅離,花蓮地區如今已經沒有部落進行這項儀式,唯獨里漏部落持續在小米結實時朗誦禱詞。

六月舉辦的捕魚祭(miladis)可視作全年工作的結束,該祭儀與阿美族的傳說「arikakay」有關,相傳過去美崙山上住著一群侵擾部落的巨人arikakay,族人在海神協助下驅逐arikakay,arikakay為報不殺之恩,便告知族人只要在六月中旬到水邊祭祀他們,arikakay們便會保佑族人豐收魚蝦。祭典前夕,男人要先在家祭拜,然後到海邊祭祀諸方神祇,接著才開始捕魚。只是因為水環境的污染,如今的漁獲已經不如以往了。

請叫我Mukumaw

一片次生林對阿美族而言不只是大片大片的綠色,那裏面有種種滋味,有生活的痕跡,在層層的葉蔭下,說不完的故事正在土壤裡發芽。

阿美族的綠色有很多種,像是有苦苦的綠色,譬如龍葵(tutokem)、山苦瓜(kakurut)與車輪茄(tayalin);清脆的綠色,譬如翼豆(vadas)和山蘇(lokot),還有過溝菜蕨(pako)、瓦式鳳尾蕨(sakato)、昭和草(menal),還有好多好多。野菜常見的煮法之一,就是加小魚乾煮成「八菜一湯」──種種綠色,種種滋味。

用姑婆芋和香蕉(pauli)的葉子來盛裝食物,用月橘的(latay)枝幹製弓,捕獲獵物就用藤蔓綁好……植物充滿阿美族的生活之中,從飲食到文化,從地名到遷徙:七腳川溪的意思,在阿美語中就是「柴薪很多的地方」;麵包樹(apalu)的樹冠和根系發達,除了果實可以煮湯以外,在過去也是遷徙時必須攜帶種植的植物。

在漢人和阿美族的文化中,林投(paringad)都讓人想到女性。只是漢人恐懼林投姐,阿美族卻剖開林投,取出裏頭的髓心食用。不只林投心,阿美族人也吃黃藤心、月桃心、五節芒心等等。對了,將林投葉片的刺去掉,就是編織阿里鳳鳳(alivunvun)的材料,丈夫外出時,女子會為丈夫編織阿里鳳鳳以攜帶食用,在阿美語中,阿里鳳鳳的意思是「情人的便當」,那是一顆綠綠的、暖暖的心。

嘗試指認那多樣的綠意吧:這是木鱉子(sukuy),那是山芋(tali),這是食茱萸(tana),那是山肉桂(imuc)……也嘗試換個名字來稱呼保安林吧,請叫它Mukumaw,就是阿美語木麻黃的意思。

參考書目

1. 林炬璧,2001,《花蓮講古》
2. 李宜憲,2005,《臺灣地名辭書卷2花蓮縣》
3. 康培德,2005,《續修花蓮縣志—族群篇》
4. 黃啟瑞,2009,《邦查米阿勞東台灣阿美民族植物》

網路參考資料

1. 花蓮地圖說故事《南濱海岸百年記憶》
2. 風獅網《阿美族部落傳統船祭》

訪談對象

1. 東昌村村長、里漏部落耆老(周金正)
2. 主計里耆老
3. 花蓮文史工作者—張政勝

保安林命名投票

今年春季起,黑潮與林務局一起開始踏查花蓮沿海六座保安林,穿梭林子、走訪社區,在居民記憶中翻閱「日常 x 海 x 保安林」的生活小故事。接下來將繼續和大家分享每一座保安林的故事!邀請你一起來參與2602號保安林的命名投票,告訴我們你最喜歡哪個名稱吧!*命名投票將於2020年12月5日(六)24:00截止*

2602號保安林命名投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