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命名尋根,找回與土地的連結

鍾萍佳|黑潮環境教育專員2020.11.27

從保育鯨豚、海洋到關心森林

如果你曾有出海經驗,從海上回望陸地,躍入眼簾的那片蓊鬱綠意就是一排排鎮守海岸前線的保安林,堅韌抵擋了來自太平洋的颱風,守護後方一代又一代沿岸居民的生命、住所、農田和道路安全,更讓各種動物得以棲息,是道不可或缺的重要防線「綠色長城」。

黑潮關注環境的視野逐漸開闊,從海洋、鯨豚至島嶼海岸,近年更將視野回望到濱海一帶的保安林。看見海洋帶給島嶼的蒼鬱,看見沿海保安林對社區、城鎮的保護;更看見了人加以回報難以復原的破壞,在岸邊興建掩埋場傾倒垃圾,一旦強風駭浪襲來,大量垃圾便會沖到海上。

花蓮濱海垃圾掩埋場
位於奇萊鼻岬角的垃圾掩埋場,鄰近第2613號保安林。

在多年不斷探索海岸的過程中(黑潮觀點:陳雅芬《體驗海岸,寫真海岸》),我們深刻了解海岸林保護身後土地的重要性。同時,我們也發現思考環境議題的另一種角度——健康的鯨豚來自健康的海洋;而海洋的健康則依靠陸地、森林的健康。

環境造就了人,人亦是這地域風景之一。所有的環境自然議題都須將「人」放進問題中,並且整體性思考。

我們因而積極參與縣道193拓寬計畫爭議案,也開啟了與花蓮林區管理處合作的契機;並於2017年認養編號第2618號防風保安林,執行巡護暨環境教育計畫,三年期間號召志工組成巡林小組,針對不同對象設計環境教育活動,透過歷史的、人文的、景觀的、生態的、休憩的多元面向記憶連結,建立大眾對保安林的認識與連結。


從海上回望位於七星潭灣中段的第2618號防風保安林。

以命名喚起地方的情感記憶

基於公眾的福祉,政府依不同功能劃設保安林地,也為方便管理而以編號作為代號。而這些保安林區域在「保護人民生活安全」的目的下,依然是在地居民生活的地方,不僅是民眾親海健行、騎乘腳踏車的休閒去處;也有童年玩耍、採集的記憶,也有休憩運動、戀愛約會的青春故事。

今年黑潮協助花蓮林區管理處執行保安林命名計畫,希望讓原本只有編號的森林,也能有個——符合在地文化、生態、願景的名字!團隊不斷穿梭林下、走訪社區,踏查花蓮沿海六座保安林,在居民記憶中翻閱「日常 x 海 x 保安林」的生活小故事。

以2605號保安林為例,我們埋首於茫茫書海文獻之中,翻過一本本書籍《續修花蓮縣志—族群篇》、《台灣地名辭書—卷二花蓮縣》、《東台灣展望》…,尋找地名與族群文化、在地歷史相關的蛛絲馬跡。發現這座矗立於秀姑巒溪出海口的小島—2605號保安林隨著時代變遷更迭著名字,於清領、日治、民國各個時期承載不同稱呼,反映過去至今阿美族與不同族群接觸的軌跡,而當地耆老始終稱呼島為「Lokot」!

那一刻,我們有如探險家發現新大陸般驚喜萬分;未料下一步,又變得窒礙難行。當希望能再多探究「Lokot」的意涵,向部落頭目、村長徵詢意見時,卻接收到對方掩上溝通大門的訊息,因為時常有外來學者想要進到他們的傳統領域,研究珍稀食蟲植物、口述訪談等,總是入寶山滿載而歸,事後卻未將資料與當地共享,忽略田野倫理和對當地的尊重。

2605號保安林港口靜浦部落奚卜蘭島
位於秀姑巒溪出海口的第2605號保安林「Lokot」。

經由多次小心翼翼的溝通,我們終於得以拜訪部落。現任年高近90歲的豐濱鄉總頭目聊起童年,從靜浦游泳到Lokot上時,會眉開眼笑的說:「我出國了!」;港口部落總幹事說:「此命名會議具有無形文化資產保存的重大意義!」過程中,我們看見了那一段段被埋藏、被遺忘的歲月痕跡,有快樂,也隱隱藏著無以名狀的傷痛。

在考究文獻與田野訪調相互交錯後,黑潮和林管處便會以正式會議的形式,召開保安林命名小平台會議,盡可能以尊重地方文史為基礎,來凝聚初步共識。在今年5月29日2605號保安林會議上,邀請靜浦、大港口和港口部落的重要人士村長、頭目、社區理事長出席參與,並共同贊成以「Lokot」命名,更多熱烈討論的是它身上所帶著的歷史故事與意涵。

黑潮拜訪花蓮靜浦部落
2020年5月黑潮前往拜訪靜浦部落。

2605保安林小平台會議港口靜浦部落
第2605號保安林命名小平台會議。

在此引述一段資料:「頭目Mayaw.Kacaw潘金水說,由於溪水與海水交匯於此島嶼,溪海終日與此島嶼相隨,時而風平浪靜,時而狂風暴雨,這小島嶼無論是歷經任何風雨,都站立而不動搖。」《呂憶君,(2010),〈花蓮港口阿美海岸地名的命名特性與敘事〉》

我們不禁感慨(希望未冒犯到部落族人)「Lokot」似乎也就隱隱代表著居住在此的阿美族,不論歷經多少政權殖民,仍屹立不搖的繁衍後代、傳承文化。

在歷經爬梳資料、口述訪談、現地踏查和舉辦會議後,讓我們與「Lokot」有了新的連結,創造出專屬自己實際體驗後的獨特故事,或許這個歷程未來也將會成為「Lokot」故事之一。我們始終警惕亦深切期盼這是真真實實還原部落舊有名稱,而非再度呈現權力統治的軌跡。

海岸阿美族地名
自古以來居住於此的阿美族,對於海岸線上的地點都有屬於自己的稱呼。

有溫度連結的命名承載著守護期待

今年10月底前,計畫中的六座保安林命名小平台皆舉辦完成,後續團隊透過「花蓮海岸林ㄟ林生百味」系列文章、手繪地圖與網路命名投票,持續整合各方想法,最後將初步結果提供林管處作為後續命名決策參考。

故事,記載海洋、森林與居民之間緊密的依附關係;地圖,讓人按圖索驥尋幽訪勝。未來即使當我們已經竭盡所能,還是面臨到據以為名的地景消失了,期望名字和故事將仍存續下去,指引失去方向、沒有根本的人們。

「串聯人網,守護綠網」是黑潮執行這項計畫時最期許的願景!透過每一場公私協力的命名小平台會議,深入瞭解地方故事與待處理的議題,並結合在場每一位在地領袖的力量,凝聚共識、討論解決方法。讓保安林不只是保護人的保安林,也是讓人與人、人與自然緊密連結的保安林

保安林命名如同長輩為孩子取名,帶有期待、愛護之心。盼以地方文史為基礎,賦予保安林有溫度、有連結的名字,也讓大家重新看見保安林帶為我們生活帶來的福祉,一同參與守護保安林!

花蓮保安林地圖
設計|鄭惠敏

第2617號防風保安林—適合依海散步的小森林

位於七星潭灣北段。早期,新城鄉是太魯閣族人生活之地。清朝時,軍事營盤設置於三棧溪北側木麻黃內;噶瑪蘭族陸續從蘭陽平原遷移而來,撒奇萊雅族、阿美族也先後落腳於此。民國時期,此處更有來自滿州鄉的潘姓平埔族及宜蘭縣頭城一帶的移民,原本皆靠海居住,並使用木麻黃搭建簡易漁寮;卻常遭颱風水患而遷至內陸,現今耆老只能遙想兒時生活在海邊防風林旁的記憶。
命名候選:曼波新順 / 月牙灣 / 曼波 保安林

第2618號防風保安林—有著「海岸綠色長城」之稱

位於七星潭灣中段。為古今南來北往的交通要道,更是噶瑪蘭人、閩南人、阿美族、太魯閣族與外省人等族群相互競融的場域。日治時期,193是條戰甲車路,兩旁種植防風定沙的植物,濃密的相思樹與木麻黃是庄民動員成果;至今仍堅韌抵擋強風、鹽害、風沙、潮害,守護後方一代代居民安全,更讓各種動物得以棲息,是當地不可或缺的重要防線「海岸綠色長城」。
命名候選:七星潭康樂 / 康樂星悅 / 2618 保安林

第2613號飛砂防止保安林—登上就有絕佳瞭望視野

位於七星潭灣南段,有兩塊林帶。一為從七星潭社區漁人碼頭至奇萊鼻燈塔;另一為從七星潭坡頂台地至台肥花蓮廠東側,與托瓦本Tuwapun部落族人傳統領域重疊高。奇萊鼻指的是美崙東北岸的高地,又因突出海面如人之鼻俗稱「米崙鼻」、「美崙鼻」。二戰時日軍在此地構築防禦工事,因鼻岬角標高48公尺,故稱「四八高地」。登臨此處,俯瞰海岸,七星潭灣一覽無遺。
命名候選:Tuwapun托瓦本 / 奇萊鼻 / 四八高地 保安林

第2602號飛砂防止保安林—先民上岸開拓初始之地

此座北起南濱公園南至阿美文化村。花蓮市南濱到吉安鄉化仁海邊,是來自外地宜蘭先民登岸的灘頭,看見了花蓮溪與海浪相互衝擊激起浪花形成洄瀾狀,便稱此海岸為「洄瀾」,為花蓮名稱由來之一。在現今花蓮築港前,南濱是花蓮對外交通的門戶。而此段海岸亦是阿美族傳統領域,是舉辦海祭、成年禮的重要之地;族人從七腳川溪到花蓮溪出海口,分成三段稱呼,各有不同文化祭儀的意涵。
命名候選:洄瀾 / Mukmaw(木麻黃)/ Karengrengnan(舉辦成年禮之地)保安林

第2635號防風保安林—終日被河海環抱的山頭

座落海岸山脈起點北側,鄰近花蓮溪出海口南側。秀姑巒阿美系統,稱此山頭為「wingawing」(動物尾巴之意),因早年從縱谷向北遷徙,路途山勢逐漸縮窄,彷彿一條動物的尾巴;南勢阿美系統稱則稱國姓廟一帶為「Bahudinhan 」(市集所在地之意),因早期花蓮大橋未建,會從這渡河到南濱公園上岸交易民生物資;漢人也一樣,當鹽寮居民回程上岸第一眼便看到這座山頭,就稱「花蓮山」。
命名候選:花蓮山 / Tomay嘟邁保安林

第2605號土砂捍止保安林—隨時代更迭姓名的小島

是坐落於秀姑巒溪出海口的一座小島,現今地圖標示為「獅球嶼」或「奚卜蘭島」。小島得天獨厚擁有特別耐旱、耐鹽的食蟲植物。這裡同樣屬於阿美族的傳統領域,於清領、日治、民國各個時期便承載著不同稱呼,反映過去至今阿美族與不同族群接觸的軌跡。而當地耆老稱呼島為「Lokot」,意思是鳥巢蕨、山蘇;中年一輩則喚「美人島」,因從遠方望彷彿一位橫臥河口的美人。
命名確定:Lokot保安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