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步吧!用腳步把自己縫進自然裡。

林東良|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執行長2020.11.26

徒步送自己回到荒野吧!清晨出發,搭上往北的火車從花蓮抵達新城,走出新城車站,每一步都篤定的帶著自己往立霧溪出海口前進,越過車流頻繁的台九線,走入新城市區街道,步伐慢慢地迎向田野,海浪的聲音穿越了樹林還依然熱情的敲擊著耳膜,再循著海浪聲音裡的鹽分,讓步伐送自己靠近海浪。

徒步將自己帶回荒野的過程,腳步不只是受自然的吸引,也帶著對城市的逃避,但內心是平靜地、漸漸地解放。就快要把自己準備好,開始享受這一條受海洋與森林眷顧的步道。

黑潮七星潭徒步活動

黑潮七星潭徒步活動

將自己縫進海洋與森林

七星潭,在地圖上標記的位置往往只在南段,可細看整個新月型海灣,北起立霧溪南抵奇萊鼻(或稱四八高地)長達近20公里,雖然每一段都有不同的稱呼,像是新城海堤、順安、漫波海灘、加灣等。稱呼雖然不同,但整座海灣不論哪一段連接著海洋與森林的都是滿佈礫石的海灘,常有人說七星潭的海洋與森林會聊天,那是透過捲動的海浪敲擊著礫石的密語,還有帶鹽味的海風搔動著沿海防風林的細語。

自立霧溪口啟程往南。一路上不時的回望自己在海灘上留下的痕跡,一步步的腳印就像是一針針的縫線,每一步都將自己與這座海灣縫在一起。隨著海浪也隨著風,在寬闊的海灘上時而往森林靠近,時而又往海浪走去,反正目標在海灣南端的奇萊鼻(或稱四八高地),只要持續前進,不管要依著海浪,或是順著三座綿延在海灣上的防風林綠色長城都是自在的。自在的步伐像是打上海灘的浪,也像搔動森林的風,步伐也成為自然的一部分,傳送著一句句的森海密語。

黑潮七星潭徒步活動

看得見的美之外應該還有聽的、聞的和感受的

要多快的快門,才能夠凝結如群擺的浪花裡的乳藍色?又要多少時間,森林才能夠成長到長城的模樣?
交替的步伐帶我看見更細緻的風景,看來一成不變的海灘每走一段也都有著自己的樣貌,但那些細微差異不放慢速度不拉長時間,甚至不脫去鞋襪,都是發現不到的。腳步引領著思緒,要發現屬於地方的特色、故事與文化,就要以最慢的速度行走,在過程中你看見了海上鮮豔的浮球、你好奇的搜尋了、你就認識了定置漁場、瞭解一點在地的漁業,如果你幸運地遇上了正在作業中的漁人也樂於與你分享,還可能認識到當季的鮮魚或修補漁網的繩結。

  黑潮七星潭徒步活動

黑潮七星潭徒步活動

時間接近中午,海灘上的砂礫已經充分的收藏著陽光贈與的溫度,持續交替在海灘的腳步因溫度與缺乏遮蔽,開始感受到環境的惡劣與嚴峻。這時候誰都會注意到,這一路上跟這座海灣有著一樣曲線的綠色長城是海岸生態的綠網,相信此時許多生物都在其中躲藏的很好。眼前的綠色長城,可能讓人難以想像2005年在海棠、龍王兩個強烈颱風接連侵襲下,災後評估這座綠色長城(2618號保安林)受害率達80%,為後方的農地、聚落抵擋了大部分的災害,雖然現在森林的模樣已經茂盛且健康,但林管處的復育計畫仍然持續在這裡進行著。

  黑潮七星潭徒步活動

黑潮七星潭徒步活動

時間不停的作用著。天氣炎熱坐在樹下啃著麵包的身體,即使沒有行走也持續地下載著自然的訊息,自然地幫助心靈與思緒默默的發酵。若你感受到了,也就將你的一部份縫在這座海灣上了。

我想用最慢的速度,走出一條路。

為了一條路的緣故(PDF文章)。幾年前因為193拓寬計畫,黑潮就把自己和這片海灣與森林縫在一起了,透過認養巡護與環境教育活動,期待能夠連結著海洋與森林。現在我們想用最慢的速度,走出一條路。但是,會是一條沒有明確路徑的路。

黑潮七星潭徒步活動

如果從鳥飛翔的視野來看,每一條路應該都像是一道不會癒合的疤。徒步在寬闊的海灘上,我們可以用最慢的速度,走出一條象徵的自然步道。即使未來再多的人也跟著腳步走上海灘,長長的海灣卻不會有一條相同的路。可能你會沿著森林邊行走並遇見擬傷的東方環頸鴴親鳥;也可能你會選擇走在海邊並與浪花共舞;或者是沿著海灘上的高潮線,細細的觀察著來自遠方的種子、廢棄物等;或者你會開始關心海洋深層水、天空之鏡、沙灘車、垃圾場、遊蕩犬等與地方產業發展相關的議題。

黑潮七星潭徒步活動

黑潮七星潭徒步活動

黑潮七星潭徒步活動

黑潮七星潭徒步活動

徒步18公里,終於從立霧溪走到了奇萊鼻,在這條路的終點回頭俯瞰整座海灣,雖然沒有什麼不同,但卻已經將一部分的自己縫進了海灣裡,連結在森林與海洋之間。或許,我們也就會因為這一條路,而開始更多元且熱烈的討論著彼此對於地方未來的期待與想像。

黑潮七星潭徒步活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