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繩座間味島友善賞鯨工作經驗-陳彥翎 × 潮界線

2020.12.31
 
文字記錄:張佳蓉
攝影記錄:林亭君
 
 
第一次見到彥翎,就是在座間味島上。
 
黑友知道我要去座間味之後,告訴我有另一個黑友就在島上打工換宿。萬萬沒想到,打開民宿大門迎接我的,就是彥翎。
 
日本的商業捕鯨仍然盛行,鯨肉也算容易取得,這樣的情況下,座間味島的賞鯨觀光協會和特有的賞鯨規範無疑形成矛盾又讓人好奇不已的光景。
 
座間味島上也有過捕鯨歷史,也有一段時期以捕巴鰹為島上主要經濟來源,漸漸轉型為現在觀光休閒產業為主,完全禁捕鯨豚,反而保留和轉化成女巫在賞鯨季開始前的祭祀活動。
 
最重要的賞鯨觀光協會不只提供行前解說和持續做鯨豚的photoID,也協調船家、平均分配遊客,對於島上的生計來說相當重要。
 
若在台灣東部遇到大翅鯨,我們會說是中大獎,不過從沖繩那霸或座間味島出發賞鯨,目標鯨種非大翅鯨莫屬,而且在座間味島上目擊機率高達90%以上(協會的看板是寫98%),旺季大約是12月至隔年四月,大翅鯨會回到溫暖的南方,甚至會在此時生產育幼。
 
想起第二天早上和彥翎一起出海,船才離開港口,彥翎就說「海上有一對母子,等下看得到」原本以為像是花蓮港運作的模式,船家會通訊聯繫互相幫忙,透過這場分享才知道,原來只要有開船的日子,工作人員會提早到島上數個不同方位的瞭望台,拿著望遠鏡先確定大翅鯨的位置再出發,也有別於頭城烏石港全天派斥候船守在海上的方式。
 
其實,如果大翅鯨沒有下潛,也很難不發現他們,兩柱噴氣、隨之而來的彩虹、看一百次都不夠的躍身擊浪、玩耍翻滾的寶寶、群起競逐的公鯨、華麗的舉尾,彥翎甚至說,偶爾會有大翅鯨就在船隻的正下方仰躺,用胸鰭觸碰船的兩側。
 
座間味島上因為特有的規範,除了訂定船隻靠近必須降速,也針對母子對、特定鯨種(抹香鯨、大翅鯨)的觀察距離和時間做出明確的限制,沒有罰則,全靠島上業者互相監督與約束;也許正因業者的自律,在島附近看見的大翅鯨,通常警戒心較低,能夠觀察的時間也會稍長一些,我想這應該比較接近我們理想中觀察鯨豚的狀態。
 
很有趣的是,座間味島上的賞鯨規範沒有提到小型鯨,諸如弗氏和花紋。我記得船上的工作人員,聽到我詢問小型鯨,紛紛搖頭說不知道,我們開玩笑說,他們可能都不把小型鯨放在眼裡,有超高的機會看大翅鯨,真是太奢侈了。
 
彥翎本來還要去可以看得到虎鯨的北海道打工換宿,因為疫情提前先回國了,在這個冷颼颼的冬天,我們得以聽到她來分享座間味島上的工作和生活,也讓人想起年初在海上遇見的大翅鯨母子,除了回味無窮、無限重複播放,更希望有一天台灣民眾和業者對友善賞鯨的意識和觀念能夠更健全。
 
黑潮每個月都會辦理一次潮界線講座,下個月敬請期待!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