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翅鯨來了:圓一個 人與鯨自由相遇的夢

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 執行長 / 林東良2021.03.02

大翅鯨母子對/攝於東加王國

大翅鯨母子對來了。2/20(六)補班的這天,蘭嶼岸上有人拍攝到大翅鯨母子對在近海活動的畫面,我們的Facebook和群組訊息很快的氾濫起來,過了一週,228連假綠島也傳來大翅鯨母子對的消息,雖然無法確定是否為同一對母子對,但這消息確實引人關注。

近年來海洋休閒遊憩人口增加,相較過往對海洋的封閉與未知,現在已經有很多資訊可以搜尋,學習相關技術也變得容易。相信對於擁有資訊和技術的人而言,在此時若期望透過船隻靠近大翅鯨母子對,甚或下水共游都絕非難事。

大翅鯨躍身擊浪 攝於東加王國
大翅鯨躍身擊浪/攝於東加王國

圓自己與鯨豚共游的夢?

我們認識的許多友人,都有和鯨豚共游的夢想。在國際上確實有許多國家有完整的規範與配套,發展出對人類與生態皆具有品質的水下賞鯨活動,但就臺灣現況而言,不僅沒有可依循的法令規範,也沒有商家真正具備帶領人員與鯨豚共游的經驗與技術,因此實際在臺灣海域嘗試與鯨豚共游最讓人擔憂的是,人員和鯨豚的安全問題。

大翅鯨 攝於東加王國
大翅鯨/攝於東加王國

2012年曾有機會遠赴東加王國,以浮潛方式觀察大翅鯨,當地政府對於賞鯨規範相當明確,業者與潛導也須通過培訓取得資格才能執業,不符資格的船隻須與鯨群保持300公尺以上的距離。此外,一艘賞鯨船搭載遊客8人,靠近鯨群時分成兩組輪流,每次4人下水觀察,皆由潛導帶領。同一鯨群,同時僅能一艘賞鯨船靠近觀察,其他船隻必須依序在一定距離外排隊等待,並且絕不允許擋住鯨群的去路。在完整規範下,同一鯨群不會遭遇多艘船隻同時靠近形成的壓力與緊迫。

下水後仍需遵循潛導的指令靠近大翅鯨/攝於東加王國
下水後仍需遵循潛導的指令靠近大翅鯨/攝於東加王國

與鯨豚共游,最需要的是對鯨類生態習性的瞭解與尊重。科學家目前普遍理解的大翅鯨遷徙情形是,冬季在赤道一帶海域避冬、哺育幼鯨,春季陸續往北移動,夏季抵達極地一帶的海域開始捕食,秋季再次動身往溫暖海域遷移。遷徙過程中大翅鯨媽媽要帶著幼鯨長途移動的辛苦,我想應該很多父母多能理解並可感同身受,比如大翅鯨媽媽會擔心或甚至需要防禦外來威脅、幼鯨體力不佳行進速度較慢、沿途休息時間較長等,都是遷徙過程中的潛在壓力與負擔。

成為大翅鯨遷徙途中最美的風景

而臺灣正巧位於大翅鯨遷徙的路途中,往年的春季在花蓮也有留下幾筆大翅鯨的目擊記錄,但大翅鯨經過臺灣東岸的情形,和大翅鯨在溫暖海域的哺育場、寒冷海域的覓食場的情況是不一樣的。在哺育場、捕食場鯨群數量多,若有賞鯨活動也容易分散觀賞船隻,然而在遷徙時多半是以母子對、小群體移動,若成為焦點也只能獨自承受。

這兩週在蘭嶼、綠島相繼被目擊的大翅鯨,若此時有民眾一時興起,在臺灣目前沒有完善賞鯨規範的限制下,可能導致同時多艘船隻靠近觀察,甚至以浮潛、潛水等方式嘗試在水中靠近,短時間內大量的觀光都將會讓此時唯一的一對大翅鯨母子帶來突然的壓力;或業者對於大翅鯨習性陌生,無法有效預防風險發生時,對於動物、人員造成傷害的機率都將大幅增加,並且很容易觸犯野生動物保育法中騷擾野生動物的行為,而面臨罰則。去年8月宜蘭發生「遊艇高速衝進鯨群」因此涉嫌騷擾鯨豚的案件,經宜蘭地檢署偵辦後即以違反野保法判緩起訴1年,並繳付2萬元予公庫。

大翅鯨高舉尾鰭/攝於東加王國
大翅鯨高舉尾鰭/攝於東加王國

我們可以理解,罕見的大翅鯨來訪牽引著我們的情緒與渴望,但若只是自私的圓自己的夢,而不顧動物的夢時,恐怕很難期待未來會再有相同的機會。政院向海致敬政策持續推動,除了淨灘、淨海之外,「敬海」的精神應當也是我們需要透過教育紮根的。生態的脆弱,往往是因為沒有節制的慾望,也因此更需要主管機關努力推動兼顧質與量的管理措施來規範。在相關規範明確前,希望大家在岸上遙望祝福大翅鯨母子對的旅程順利,或選擇平時就有帶領賞鯨經驗的船家以友善賞鯨的方式保持距離觀察,才能成為大翅鯨母子對遷徙途中最美的風景。

參考資料

1. 關於「追鯨」這檔事
2. 尋鯨記-2:東加人與鯨豚關係的改變(我們的島 第831集2015-11-0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