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照打卡也能幫助鯨豚?!-余欣怡 × 潮界線

張佳蓉 / 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解說員2021.04.28

「鯨豚變少,賞鯨產業就不會太好,其他靠海吃飯的人自然也不會過得好。」

這句話似乎總結了黑潮解說員們在賞鯨船上,試著傳達給大眾的訊息;除了生命本質的美麗,牠們早已與海洋、人類的未來無可分割。

臺灣位處熱帶與亞熱帶地區,加上洋流流經,各優沃條件使周遭海域可見鯨豚物種多樣,曾記錄過的物種約為全球三分之一,甚至引起國外媒體學者詫異,可惜的是,很多物種缺乏長期且連續的記錄,也包含全臺各地都曾有擱淺案例的花紋海豚。

花紋海豚分佈在世界三大洋,是花蓮港賞鯨常見的鯨種。牠們以頭足類為主食,常出沒在海底地形陡降、水深較深的海域,東部環境讓我們整年都有機會碰見牠們。花蓮港觀察到的牠們,早上大多處於休息狀態,下午、近傍晚時可能往外海移動覓食,行為也會變得較為豐富活潑。到最近春夏交接的季節,也開始有機會在海上看到母子對。

花紋海豚母子對
花紋海豚母子對。(攝影 / 江文龍)

「看牠們願意在這裡生養下一代,也是蠻欣慰的」欣怡說到這裡,眼神和語調變得柔和許多,那些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調查,對她而言並不只是冷冰冰的數字而已。花紋海豚的族群數量其實很大,有時是以母子對為主組成的育幼群體,有時是雄性群聚而成的「小幫派」,有時則整片海都是花紋海豚。透過不斷拍攝背鰭的照片比對,整理出Photo-ID資料庫,發現同一週要重複看見同一群花紋海豚是容易的,但是,若要一個月甚至整年重複觀察到牠們,卻很難。花蓮面著太平洋的開闊遼遠,來去往返鯨豚不知凡幾,難以掌握,沒人知道,牠們來花蓮的前後去了哪裡;也沒人知道牠們在哪個地點生育花紋寶寶;更沒人知道,時隔多年再度被拍到、重新確認的「來」背鰭上少去的一截是個多疼痛的故事。

檢視照片,隨意都能發現牠們身上因螺旋槳撞擊、天敵攻擊而缺漏的一角,或嘴邊中鉤掙脫留下的傷口、中網劫後餘生的痕跡。而我們還必須說,依舊能出水換氣、仰泳、衝浪與交配的花紋海豚,比起直接喪命海中的,被再度看見與記錄的牠們是幸運的。

這也是認得牠們何以如此重要,有了Photo-ID個體辨識再進一步「建立花紋海豚的戶口調查」,對於棲地忠實度、群體數量、活動範圍、洄游路徑、年齡分佈、社會結構等進一步記錄分析,試著瞭解人為休閒、漁業活動對牠們造成的影響、哪些又是威脅牠生存的主因。

台灣東海岸花紋海豚
於花蓮海域目擊的花紋海豚群體。(攝影 / 江文龍)

欣怡說,每當說到這,就有人認為「拒絕吃魚減少混獲、網具造成的危害」,其實,討海人也受海洋環境惡化的衝擊,我們更未能斷言非自然死亡的鯨豚都是因為漁業活動。日常生活中,可以選購友善漁法捕撈的海鮮,對環境影響較小,透過每一次的消費選擇鼓勵和促進不當捕撈方式的改進。一般大眾也能使用Whale Finder這款app,出海賞鯨或從事海上其他活動的同時,記錄曾經目擊的鯨種,在調查研究能到達以外的地方,不失為一種累積。

「通過殺死海裡的一切,等於正在自殺。當大海死亡,人類也死。」白鯨記早就寓言式的揭露,鯨豚的前景其實就是個指標,海洋環境惡化的同時,牠們受到的威脅,也是人正在面臨的,願鯨豚平安、海洋健康。

延伸閱讀

花紋海豚的二三事:2001-2020黑潮與花紋在海上的故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