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近5000筆資料描繪的花蓮賞鯨地圖

2021.06.29

撰文及圖表設計|王俐今 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研究員

  黑潮自1998年起建立花蓮港周邊的鯨豚目擊資料,非常仰賴解說員在海上紀錄座標、時間、鯨豚的種類、數量與行為等等,這二十多年來持續不輟,根據上述資料所公布近五年來的統計結果,或許可以提供預計前來花蓮的朋友一點遊程安排上的參考,又或許在賞鯨活動的過程中,這些資訊能提醒我們思考:豐富的鯨豚生態之於花蓮地方發展與環境保育的意涵為何。

編按:本文資料皆來自2016至2020年間,解說志工於海上以手持式GPS紀錄賞鯨船發現鯨豚的種類與座標,原始資料經過彙整與除錯後,統計資料達5,046筆,共計3,314個航次,其中空間資料達4,675筆,地圖使用QGIS以TWD97座標系統繪製而成。

一、近五年賞鯨目擊資料統計

  自2016至2020年,黑潮累計共計3,314筆航次紀錄,其中包含3,102筆鯨豚觀察記錄,近五年趟次發現率達93.6%。若分別就各年度來看,2017年趟次發現率超過95%,近年大致維持在91%-95%。

花蓮歷年賞鯨發現率
歷年賞鯨趟次發現率

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 歷年賞鯨趟次發現率

  如以季節區分,臺灣冬季為發現率明顯低於其他三季的時節,而賞鯨旺季的盛夏為第三季,近五年發現率皆超過90%。

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 賞鯨各季趟次發現率
賞鯨各季趟次發現率

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 賞鯨各季趟次發現率

  除了發現率,從花蓮港各種鯨豚的目擊率來觀察,飛旋海豚無疑是最為常見的種類,除2020年外,其餘年度的目擊率皆達到50%,其次為花紋海豚。IUCN 瀕危等級列為VU(易危)的抹香鯨,是許多解說員與遊客心中掛念的大型鯨,近五年目擊率大約為2%。

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 花蓮港常見鯨豚目擊率
花蓮港常見鯨豚目擊率

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 花蓮港常見鯨豚目擊率

花蓮海域飛旋海豚、花紋海豚及抹香鯨
飛旋海豚(左)、花紋海豚(中)及抹香鯨(右)

二、鯨豚目擊熱區

  紀錄鯨豚的座標位置,再繪製地圖加以呈現點位分布如下圖,可以讓我們看出飛旋海豚和花紋海豚在空間上的差異:和飛旋海豚比起來,賞鯨船發現花紋海豚的位置較為離岸,這可能和牠們的習性和食物有關。

花紋海豚及飛旋海豚空間的分佈
飛旋海豚(左)與花紋海豚(右)的空間分布

  若將花蓮港周邊最常見的五種海豚的點位分布展示出來,可以看出賞鯨船的航行範圍,大致上最北至清水斷崖,南至鹽寮漁港,大約以東經121.8度為界。

花蓮港五種常見海豚目擊分布

  在上述範圍內,以 1×1 km² 劃出網格,計算每個網格當中,賞鯨船發現鯨豚的群次與船隻航行的距離長度,兩者相除後剔除極端值,即得出圖例對應的值與色階,越紅的區域,越容易遇見鯨豚,這張圖顯示計算結果相對而言,七星潭海灣是花蓮港週邊海域目擊鯨豚的熱區。

花蓮港周邊海域賞鯨熱區圖
花蓮港周邊海域賞鯨熱區圖

  以單一種類來看,飛旋海豚與花紋海豚的熱區有所不同,飛旋海豚的熱區較偏向近岸,大致以七星潭海灣水深200公尺至1000公尺的海域為主;花紋海豚的熱區則相對離岸,熱區主要集中在深度1000公尺的區域周邊。這樣的結果也與目擊點位的分布說明相互呼應:可能與鯨豚活動的水域深度、其獵物棲息的環境有關,值得留意。

飛旋海豚(左)與花紋海豚(右)目擊熱區圖
飛旋海豚(左)與花紋海豚(右)目擊熱區圖

  經過資料的處理,統計與空間分析能夠幫助我們更加了解賞鯨船所遇見的鯨豚嗎?數字與圖像遠遠不及我們親眼所見的鯨豚那樣迷人,但是在蒐集資料、分析資訊之後,有可能產生新的知識,藉此協助主管海洋保育的中央或地方機關建立決策模式,促進法規制定並且凝聚社會的共識。

  在疫情平緩後的未來,向多羅滿賞鯨公司報名的朋友們登船之前,或航行在太平洋上感受著海風吹拂時,黑潮的解說員仍然會迎接一類問題:「搭船出去看得到鯨魚嗎?」專業的解說員可能即將從這個疑問之中,拉出無限長的延伸線,又以各種角度來回穿梭,將他和你共同的期盼縫合起來,接著一一記下這趟航班的所見所聞,最後謄寫在鯨豚目擊記錄表上。由於解說員人數眾多,容我們將近五年曾值勤帶船的解說員姓名列出如下(按姓名筆劃排列),以表達黑潮對夥伴們的感謝。

王俐今 王緒昂 王樂怡 甘秋素 何承璋 何姿樂 何繐安 吳茵庭 呂允中 李依紋
沈瑞筠 林伊朱 林東良 林思瑩 林嘉綺 金 磊 施宇凌 胡潔曦 夏尊湯 徐子恒
徐啟峻 高子嵐 高 雅 張卉君 張佳蓉 張信儒 張 意 曹琇惠 連竟堯 陳佳鳳
陳冠榮 陳盈貝 陳素梅 陳惠芳 陳雅慧 陳駿宏 黃文儀 黃美娟 黃郁翔 黃紋綺
黃梨君 黃湄琇 黃興閎 葉祥溪 廖鴻基 聞中傑 歐陽夢芝 蔡南益 賴威任
謝宜蓉 鍾明錦 譚凱聰 鐘英華 多羅滿海上娛樂股份有限公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