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臺灣人的朝聖之路-郭兆偉 × 潮界線

林嘉賢│話題。潮界線講座記錄志工2021.07.26

今天的講座很特別,是疫情三級警戒下的日常一角:來自台灣各地的參與者不用特別到黑潮位於花蓮的美麗基地,而是打開電腦點開手機、窩在自己家中就能用google meet在線上相見。

而在講座開始之前,大家先打開麥克風,一起拍手迎接今天的朝聖之路帶領者 – 台灣海洋教育環境推廣協會 郭兆偉秘書長。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台灣國界之外的想像,在無法自由在國際間旅行的2021年,兆偉在聲音及照片之間就建構出了兩條蔓延的道路,兩條被收錄成為世界遺產的朝聖之路。

「我出去一下」,要出去一下、不過要走路穿過整個西班牙北部;2016年上映的這部電影走過的正是聖雅各朝聖之路。這條道路位於西班牙的北方,由東向西直到朝聖者的雙腳觸到大西洋的潮水,聖雅各則是耶穌的十二使徒之一,遺骨被安放在聖地牙哥·德·孔波斯特拉城,為了尋求寬恕、找尋靈魂能安放之處的朝聖者自中世紀以來就不斷的上路。如今的行者仍舊走上這條千年的道路,他們在抵達遺骨放置的城鎮之後,會帶著一套舊衣服緩步的走向大西洋,最後把一身舊物於海灘上化為灰燼,讓自己的舊生活留在這個陸地的盡頭,穿上另一套衣服、就能過新的人生了。

而台灣人所熟知的日本,則有著另一條於四國山海之間靜躺千年的四國遍路,由真言宗高僧空海大師以及弟子所創建的88間寺廟,構築出千年來人們靈性的探望與渴求。千年前走上這條荒蠻之路的信徒們,有著無畏的決心,穿著喪服在行走、拿著墓碑當持杖,即使失去了生命,人們也知道他們就是「遍路者」。

兆偉分享了個有趣的故事,一對台灣的父女決定要踏上四國遍路,在旅程的第一天就遇到了一個熱心的老伯伯不斷詢問他們是否有找到住宿,一開始他們認定他可能是民宿的業者,只是說他們還在找住宿中來當作回應,沒想到老伯伯開始帶領著他們參拜了一間兩間三間四間的寺廟,到了日光逐漸東沉太平洋,老伯仍問他們說你們住宿找到了嗎? 於是他們便答應了老伯的邀約,但他們沒想到的是老伯是邀請他們去住自己家,熱情款待的還有老伯的妻子,一同端出了各式的日式佳餚,賓主盡歡直到他們要再度踏上旅程之時,父女倆於是問了:「我們應該支付多少費用呢?」,這時老夫妻卻因此變得非常不高興。後來他們才知道,原來老夫妻接待遍路者就是在累積自己的功德及福分,即使年紀太大無法上路,也能成為旅人的養分,遍路四國。

世界中繁星如數的旅人在聖雅各之路及四國遍路中沉澱自己焦躁及不安的心,穿過山臨過海、千年來人們不曾停下腳步。而台灣是否也能有如同這樣的朝聖之路? 這樣的路又該在哪裡呢? 則是兆偉提出來的疑問,也同時提供了解答,那就是所謂的潮界線,是台灣秀麗的海岸線。

台灣海洋教育環境推廣協會就踏上了這樣的海岸線,實際走過了六圈,也把google地圖的街景背包背上了肩,當我們在東海岸線最清澈的眼睛;這樣的歷程幻化成了「還島」,是一部要把自然還給台灣島的紀錄片,非常值得點開來一起還島。

同時兆偉飛快的在台灣各個海洋景點及保育知識之間穿梭,東北角知名的象鼻岩在世界原來只存在不到五尊、帶著我們走進珊瑚的世界裏頭,能夠完整成長的深海珊瑚在地球上就只有義大利西西里島、日本以及台灣了,同時世界上第一個珊瑚能夠行有性生殖的紀錄則是在宜蘭豆腐岬,由當時統治台灣的日本人所寫下。高潮線及低潮線中間為潮間帶,在高潮線之上的則為飛沫帶;聰明的先民則會趁著海浪打上高潮線成為泡沫之際,趕緊將他們撈上岸、曬乾,最後就成為非常珍貴的鹽分,或是又有些先民則是會拿大扇貝去挖那些沉積在珊瑚礁上的鹽分。

 
各式各樣的海洋知識,族繁不及備載,除了持續參與潮界線的講座之外,看來也只有親腳走過台灣的海岸線,才能真實聽見海洋的聲音,或許飛沫帶上濺起的泡沫會帶給臉上一絲鹽分,我們的心靈也能在海洋中得著安放,讓自己出去一下吧,不過還個島而已。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