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廢徵信社,開張!-胡介申 × 潮界線

盧宏怡│話題。潮界線講座記錄志工2021.09.15

  「能被沖上某個岸邊的海廢其實早已歷經了千辛萬苦,在浪潮中不停翻滾、攪動,被海中生物啃咬、附著或生長,然後終於到達某個海岸邊被某個人撿拾,重新探尋它的故事與來處。」

  即使不是專業的學者,在海廢的議題上,也能透過工具和許多帶著神秘故事的物品產生連結;例如計算物品落海後可能漂流到哪裡的網站Plastic Adrift,就是剛入門的海洋拾荒客(beachcomber)可以參考的工具之一。在全球的範圍及尺度下,其實有很多資料是公開可取得的,例如海運時若有貨櫃落海,貨櫃的內容物、落海地點與日期都是可以查詢到的數據,如果善用這些網站及資料,可能就能撿到有趣的物品:像是黃色小鴨、紅色鱷魚或是藍色烏龜的玩具等等。

  透過老師的分享,我才第一次認真去思考海廢是什麼、它來自哪裡、經歷過什麼,以及它背後可能有著什麼樣的故事。其實除了被我們看到、沖上岸邊的各種廢棄物以外,還有很多垃圾其實還沒能抵達岸上就沉入海中,直接成為海底景象的一部分;或許它會在支離破碎後進入食物鏈或環境中,就此累積在生物的體內,直到那個生命走到終點也說不定。其實能夠飄很遠的塑膠垃圾都是在海中可以翻滾的物品,因為如果它不能翻身,在被微生物逐漸附著生長後就會慢慢增重下沉到水底了;所以平板狀的塑膠因為容易下沉,不太會在淨灘時被撿到。

  淨灘時,很常被撿到的垃圾種類似乎是寶特瓶、浮球、浮具跟工業廢棄物。透過這些物品被撿到時的狀態,例如是否有咬痕、有哪些生物長在上面、是否有泥土,或是撿拾到的日期跟物品被製造日期的間隔時長,都可能可以猜測出這可能是來自哪裡亂丟的垃圾。像是如果物品上附著了很多布袋蓮或蘆葦,那有可能是在雨後從河川沖下來的垃圾,因為這些植物如果進入鹽度高於淡水的海水中就會死去。退一步來說,如果這個海廢的表面非常乾淨,那它距離被人為丟棄的時間點恐怕就還沒有非常遠。

  如果在南美洲撿到了距離製造日期滿近的中國製乾淨寶特瓶海廢,那麼它可能是來自哪裡呢?老師為我們分析示範著:它或許是來自航經美洲的海運貨輪,或許這艘貨船始發於中國,或者曾在那裡補給過物資跟飲水。又或者是,因為中國製產品的市占率很大,所以有亂丟垃圾習慣的人不過是這次剛好丟棄到這項產品,才會讓它在這裡被撿拾到。因為海運是全球範圍的旅程,在全球化的貿易活動下,有太多我們無法確認的活動或因素交織影響著,因此海廢垃圾的處理才會是一個複雜又巨大的議題。

  如果想要真正的面對和處理這個議題,恐怕得從更前端的政策制訂面下手,在丟棄行為還有可能被規範制止的階段介入:如果能在馬路上、社區中就先遏止棄置垃圾的行為,或是積極做清運補救,這些物品或許就不會因降雨而被沖到河道中,接著再前往海洋,出發往更遙遠的夢幻國度。其實一趟越遙遠的旅程,我們越難以估算它一路上所造成的環境、生態、經濟、社會衝擊有多巨大;但前端的政策制訂也並非一刀硬切、直接硬推法規就可以發揮效果的。學界必須要產出足夠的資料與預測讓執政者有根據做政策評估和制定,再與產業界進行商討、與社會大眾做溝通與後續長期的教育推廣宣導。

  所以對學界而言,他們正致力於發展的海廢資料分析技術與理論就至關重要,其中的PMSI( 死後沉浸時間Postmortem Submersion Interval )就是一項很有趣又滿務實的技術。透過海廢上生長了哪些生物,從這些生物交互演替的階段、生物的體長與尺寸,科學家嘗試著建立出海廢落海的時間尺度,使其成為一種可供對照檢視的標準。例如說,鵝頸藤壺是一種很常見於海廢上的生物,因此透過測量這種藤壺的殼長,對照著已建立出來的對照表,我們就有可能推測出它落海多久了、得到概略的時間長度。而海廢上的生物種類也會因為它進入海中多久時間而有變化,從細菌、矽藻、有孔蟲、等角類、螃蟹、二枚貝……,生長在它身上的生物越來越大隻、從先驅物種到生產者再到了初級消費者。不過因為每個小海廢都是一個特殊的小天地,所以科學家其實很難篤定地說,如果你看到了某個生物就代表它一定至少落海多久了;但是海廢上的生物多樣性評估或生物覆蓋率計算,的確也能成為學界積極發展的評估指標之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