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習生實習記錄|2020年胡冠中

2020年實習生|胡冠中2022.05.05

【十點半】

  哈嘍哈嘍,在你開始看之前,我得先提醒你:你接下來讀到的東西,會是一篇倉促完成的文章。

  你得想像,你喜歡看魚,在兩個月的實習期間基本上沒有好好下水過。所以實習一結束,你第一天就花了一個上午的時間叉魚,把自己除了屁股以外的地方都曬成黑色的。隔天揹著曬傷騎蘇花回家,在大溪川看了一天的魚然後大睡一場。

  那天魚況很好,你拍了很多照片,隔天醒來你查詢資料、翻閱圖鑑,很好,這可以寫成一篇很棒的文章。就在這時大萱傳訊息來了,嚷嚷把生魚片和週記交出來。天啊我都忘了還有週記了,好想看魚好想寫東西,好想好想,可是不行。生魚片和週記他媽像蒼蠅像口香糖像冤親債主一樣。

  你一看時間,現在的時間是上午十點半,你決定速戰速決,他媽寫就寫吧,寫就寫吧。

  可是事情沒有這麼簡單,大萱說最後一篇週記要給明年實習生一些建議甚麼的,你撥放Heat Maxwell的”GrindHouse”(你現在可以打開來聽),想用力擠出一些很漂亮的,像是獨角獸會拉出來吐出來那樣的東西,可是你實在辦不到。

  你喜歡寫作嗎?我喜歡寫作,寫好一篇東西我會快樂很久。可是在黑潮實在沒什麼餘裕寫東西。並不是說沒有時間,而是零碎的時間很難讓人投入到寫作的狀態裡。切換工作與寫作的精神狀態讓人疲憊,意識到這種東西會讓你更加疲憊。

  在黑潮實習沒有薪水,不過如果工作應該會有薪水的。我不是要討錢,而是想說我覺得的阿,工作這種東西就是拿把刀把你的時間剁碎,砍呀砍呀,切呀切呀,然後時間被剁碎的屍體裡就會蹦出錢來。如果你運用時間的概念比較像海星,剁碎就剁碎著活吧,就算時間被分屍了也可以快樂活著,那你比較不會苦惱。但如果你的運用時間的概念比較像買瓷器那樣,那你需要有心理準備。

  說到底,對我而言,寫作和看色情影片這事是挺像的。很爽,但要有足夠的時間,而且旁邊不能有人。實際上,我很孤僻,承受太多社交我會想逃跑,社交和打球一樣,別人丟一球過來,你丟一球回去,你丟我丟,mo丟haya ku,打球有時是不錯啦,可是等到你沒力打球,你就變成了球。上班打球就算了,下班還要打排球,你看,人家又丟了一球過來。

  嘿冠中要打球嗎?

  好呀好呀。你殺了一球回去,球場上,你發現比起當球,自己更喜歡在樹上當巴基魯,當一顆不想成熟的麵包果。

  這樣抱怨下去來結束週記好像不大好,黑潮其實挺不錯的啊,大萱的狗很可愛,大萱餵你們吃東西,大萱還幫你們申請到四千塊呢(雖然大萱也叫你幫她搬東西)。我覺得去NGO工作不錯,只是最大的功課應該是如何在裡面保有對生活的熱情,還有知道自己想去哪裡。

  不妨再以色情影片為例,看色情影片很快樂,但審查色情影片就不那麼快樂了。不能將自己預設為對黑潮的工作充滿熱情,不然等到你沒有熱情時就會很沮喪。你必須在心裡劃出一塊D槽,把自己在乎的事情裝在裡面,空間有限,要裝甚麼你必須謹慎思考,這塊D槽會是你往後的核心,是無人可以干涉的聖域,就好像沒有哪個傢伙可以對你D槽裡要裝甚麼指指點點一樣。

  恕我有點失禮的,卻也很榮幸的跟你分享我D槽裡面裝的東西。

  是寫作。

  現在的時間是十一點半,我寫完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