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賞鯨目擊冠軍──「尖仔」過往23年的變化趨勢

胡潔曦|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 鯨豚研究員|6 min read2022.07.27

  「炎炎夏日、湛藍的海、與倘佯太平洋的鯨豚」,這應該是許多黑潮海上解說志工對花蓮的印象。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自1998年起與多羅滿賞鯨合作,多羅滿賞鯨公司的每一趟賞鯨船班都有一位黑潮海上解說員,透過解說與每一位搭船出海的朋友一起分享、認識海洋與鯨豚。

多羅滿壹號|胡潔曦攝
多羅滿壹號|胡潔曦攝

  不曉得大家是否會好奇,黑潮海上解說員的任務還有哪些呢?除了解說之外,其實我們也同時擔任著公民科學家的鯨豚紀錄者,在觀賞鯨豚時會以手持式GPS記錄鯨豚出現的位置。從1998年至2021年,靠著許多黑潮志工的力量共累積近11,000筆鯨豚目擊資料,而透過這些資料我們有什麼發現呢? 首先我們先關注最吸睛且幾乎天天相遇的飛旋海豚吧!

海上尋找鯨豚的夥伴|胡潔曦攝
海上尋找鯨豚的夥伴|胡潔曦攝

  飛旋海豚(Stenella longirostris)是在花蓮賞鯨最常見的鯨豚種類,而為何名字裡有「飛旋」呢?是因為這種海豚偶爾會高高躍出水面,並且快速的旋轉身體,像是海上的芭蕾舞者,因而得名。飛旋海豚時常出沒在熱帶至亞熱帶的溫暖海域,身體上有三層顏色,上層是深灰色、中層淺灰色、腹部白色,成年的體型約有兩公尺長,體重約75至90公斤。因為在海上時常出現,討海人以牠們細長的嘴喙,幫牠們取了個朗朗上口的稱號「尖仔」,讀音為尖咩,而有時因為航程中其他鯨豚遲遲未出現,解說員們也會戲稱在最後一刻出現的飛旋為「救命旋」,由這些稱呼也可以聽出飛旋海豚就像是我們的老朋友、鄰居一般。

飛旋海豚|胡潔曦攝
飛旋海豚|胡潔曦攝

目擊率高,還越來越高!

  根據1998年至2021年的資料統計,飛旋海豚在花蓮近海共累積近5,200筆的紀錄,23年(2001年無鯨豚目擊資料)的平均目擊率為48.4%,榮登所有種類的第一名,是賞鯨航次中最常觀賞的鯨豚。根據每年的鯨豚目擊率變化,目擊率最低時是1998年的27.8%,在2015年時目擊率達到巔峰的63.4%。此外,我們發現,飛旋海豚的目擊率有逐年上升的趨勢,但目擊率越來越高是好事嗎? 

飛旋海豚歷年目擊率變化
飛旋海豚歷年目擊率變化(2001年無鯨豚目擊資料)
目擊率 = 該種鯨豚的目擊次數 ÷ 鯨豚總目擊次數

  因此處目擊率的分母是「鯨豚總目擊次數」,飛旋海豚目擊率上升其實也代表有其他物種的目擊率降低,在23年的資料中,花紋、弗氏、熱帶斑、瓶鼻海豚、與偽虎鯨的目擊率皆有些微下滑的趨勢,至於確切原因是什麼,是鯨豚的食物變少嗎?還是海洋溫度、洋流的變化影響了食物的質量,導致鯨豚種類組成變動?關於這些疑問我們目前有許多的猜測,但至今仍尚未有明確答案。

  圖一是彙整這23年來的飛旋海豚目擊記錄地理位置而成,據本圖所示,飛旋海豚的分布範圍非常廣,以清水斷崖為北界,水璉的牛山呼庭為南界,最東邊的目擊記錄距離陸地約20公里,而從近岸水深數十公尺到水深3,000公尺左右,只要是賞鯨船行駛的範圍中均有過目擊紀錄,然而部分海域點位密集,是不是能找出飛旋海豚常出沒的熱區呢?

飛旋海豚點位圖
圖一、飛旋海豚點位圖

  圖二為經過地理資訊系統分析的飛旋海豚熱區圖,雖然此熱區圖仍受到航程量多寡的影響,但仍能初步看出飛旋海豚主要是出沒在近岸(海洋公園至四八高地外)與七星潭海域。

飛旋海豚熱區圖
圖二、飛旋海豚熱區圖 (熱區網格長寬各為1公里,顏色深淺代表單一網格內所含的目擊點位數量)

  值得一提的是,統計這些年累積的資料後,我們發現花蓮海域很常看見飛旋母子對,也就是鯨豚媽媽與小孩同游,在5,195筆資料中,共發現4,102次(79.0%),因此我們也特別好奇飛旋海豚的育幼區是否有特別的選擇。圖三中的綠色點代表該次目擊有看到母子對群體,若無出現母子對則為紅色點,圖四為運用圖三「有母子對」的資料所建立的熱區圖,可見飛旋海豚母子對有兩大熱區,分別在海洋公園至四八高地外的近岸海域、七星潭海域,範圍與圖二熱區幾乎相同,並無太大差異,也就是說這片海域對於飛旋海豚的媽媽育養寶寶是相當重要的。

飛旋海豚母子對點位圖
圖三、飛旋海豚母子對點位圖
飛旋海豚母子對熱區圖
圖四、飛旋海豚母子對熱區圖

  飛旋海豚或許可以說是我們最熟悉的陌生人,23年的資料累積與剖析讓我們對牠們的認識又加深一層,但近年來海洋廢棄物、重金屬汙染、船舶撞擊、與噪音干擾等,似乎已漸漸成為牠們生活中的日常,我們期望能透過分析這些長期累積的鯨豚目擊資料,瞭解花蓮常見鯨豚的目擊區域、目擊次數與群體數量等變化等,以支持花蓮外海申請成為重要海洋哺乳動物區域 (IMMAs),讓鯨豚能有個更安穩的環境可以生活,詳細申請內容請見黑潮官網「海洋綠洲:東海岸鯨類保育計畫」。

落日餘暉下的太平洋|胡潔曦攝
落日餘暉下的太平洋|胡潔曦攝

  在討海人的心中,黑潮是股溫暖、清澈、且流速穩定的洋流,我們也希望承襲這股洋流的本質,將有溫度、清晰易懂的文字傳承給社會大眾,讓更多人願意親近海,同時也瞭解鯨豚所面臨的問題。有賴於黑潮解說志工長期在海上的鯨豚紀錄,與多羅滿海上娛樂股份有限公司的長期合作,我們才能更深入問題的根本,在充滿未知的海洋抽絲剝繭。

參考文獻

Mark Carwardine (2020). Handbook of Whales, Dolphins, and Porpoises of the World.

附註:本文資料來源為1998年至2021年間,由黑潮培訓的解說志工以手持式GPS於賞鯨船上紀錄的飛旋海豚資料。將錯誤點位、無法確定目擊的種類資料篩選後,共有5,195筆飛旋海豚目擊資料,點位圖、熱區圖均以軟體QGIS繪製完成。因賞鯨航程為1.5至2小時,鯨豚目擊資料幾乎都集中在距花蓮港20公里以內的範圍。

TOP